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征文推荐 | 史睿:学费

作者:史睿

(一)


       秋末的雨总是稀稀疏疏又连绵不绝,这样的情况即使在黄土高坡上依然毫不例外,这里是山西省最南部的小城——晋城,而我,是生活在这片并不古老的土地上的一个皮实的农村娃娃。

       具体的日子我已记不清楚,朦胧记得我是淋着雨回到家的,穿着传承至小舅舅的米黄色千层底布鞋,小舅舅比我大三岁,千层底的布鞋很耐穿,而且绵软,所以小舅舅长大以后,鞋子就穿在了我的脚上。我躲着小小的泥潭,绕来绕去地往前走,像是职业的排雷兵在细细地搜索,我以为我应该是大义凛然、悍不畏死的高尚者,然而行进不到半程,我心爱的布鞋就已经湿透,脚踩在鞋子里咣叽咣叽地响,而灰扑扑的鞋面,却因为雨水的润湿,反而变得鲜艳。我看着远处低垂地云,既像是妈妈生气时拉下的脸,又像是开学前大家谈之色变的非典,想起学校里之前每天都要喷的难闻的消毒水的味道,不禁加快了脚步。

       回到家的时候,淅淅沥沥的小雨终于收起了喷头,云还是沉沉的,仿佛一个巨大的壶盖要遮住所有,门前的梧桐,紫色的花掉了满地,沤在泥土里,气味不让人欢喜。可是家里妈妈的声音却充满着喜悦,还有一阵悠扬的乐曲从堂屋传出,喜悦来自于姑姑,她考上了省幼师院校。那是03年,非典在过去的大半年里压在每一个人心头,对于7岁的我来说,非典代表着寒假之后的再次闭课,代表着青黑的砖墙刷成了白色,代表着消毒水每日重复地披坚执锐,对抗来去不定的SARS病毒;而对于姑姑而言,这是她的中考年,七门考试课砍至三门,语数英决定了她未来的成长,在另外四门课上的努力付之东流。彼时的山西南部小镇,村子里的孩子,师范院校依然是首选,老师的职业光辉无比,能不在初中结束时就无书可读,已是一件值得夸耀的幸事。所以,妈妈的喜悦不难理解,那小巧的录音机里悠扬的乐声,是此时这一幕最真实的写照。欢喜,在这个六口之家,破开了半年来小心翼翼的囚笼,放肆的开怀。

       大家都忘记了高昂的学费,爷爷没忘,英语是一项高贵的学科,英语侧重班的学费自然也要“高人一等”。7000,一个巨大的数字,幼儿园毕业的我常见的数字勉强上百,爷爷在工地做小工,一天20元的工钱,且分四时农忙,不能全年都有收入。妈妈和爸爸的收入更是微薄,卖菜的生意从来惨不忍睹,入不敷出,再加上病恹恹的我,四处求借是不得不走的一条路。奶奶这一方的亲戚大多穷困,爷爷那边也只是略好,4000的缺口,除小老舅拿过来的一千,剩下的,只能希求大老姑和二老姑能施以援手。

       当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骑摩托车的时候,我们家的代步工具依然二八大杠自行车,所以那天晌午饭后,我和爷爷、姑姑就上路了。我坐前梁,爷爷骑车,姑姑就只能在爷爷蹬车后跳上后座,经过一段土路的时候就只能扒在车梁上吃灰,路上偶尔碾到小石头,我的屁股就会“拔梁而起”,然后重重地硌在铁梁上,上大坡的时候,姑姑就跳下车,我也想下去的,爷爷不肯。

       大老姑父当时的样子我已记不清,大概是不太情愿的,也是,那个年头,一千块钱能做很多事。大老姑父的亲儿子,我的叔叔,初中辍学外出漂泊时,也就在老姑手里悄悄拿了二百块钱,大老姑父是不应允的。

       到二老姑家时,太阳已西斜,开了个养鸡场的二老姑家境是爷爷的兄妹七个中最好的,我们是带着最大的愿望去的。当家的是坐在炕上的二老姑夫,心地善良却脾气暴躁,而且有点小心眼,即使过去十多年,当年亲戚间的小嫌隙也能拉出来数叨一遍。我靠着二老姑的身子,她粗糙的大手在我头上摸索,爷爷和姑姑坐在小凳子上,爷爷面色羞惭,姑姑坐姿拘谨,炕上的二老姑夫抽着烟袋,不留情得数落我们家的不是,奶奶对娘家的偏心,他和老舅的吵架,一桩桩一件件都拿出来揉碎细细放在我们眼前,爷爷微低着头,姑姑的头更是抬不起,甚至姑娘家读书无用的论调都拿出来摆着。

       我不记得是如何走出那个大门的,只记得如来时一样,门口的大黑狗咆哮着蠢蠢欲动,龇着一口獠牙,当老姑最终把门锁上回返里院时,太阳已没过地平线,只留下一个金边照拂着大地。我们仨沉默地走在路上,我依旧坐在横梁上,姑姑低头跟在后边,汗水湿了鬓角的头发贴在她脸上,我几次回头想找她说说话,却没找见她往常星亮的眼睛,只有荒凉的深秋,和贫瘠的土地,一眼,能望出去好远……

(二)

       我站在土堆上想大喝一声,又怕扰到在田间地头劳作的叔伯,我站的土丘是全村最高的地方,站在这里,小村的全貌都映现在眼底。一湾浅浅的池塘窝在村口,不大的村子,却有数不清的岔道,间或种着几棵树,更有几百岁的老槐撑开巨大的伞盖。我曾以为,市里将会是我这辈子最熟悉的地方,但是现在,我似乎有了更多的选择。

       这是15年,我考上大学了。虽然随着时代的推移大学生已不再凤毛麟角,反而越来越多的扩招名额让更多人走进大学新校园,但是在农村,百八十户的村子里,大学生依然是“学中翘楚”,大多数孩子,在初中或技校毕业后进了工厂,以瘦弱的肩膀担起家的责任。我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我有机会在更高的层面张眼看世界,看生活的不同和个体的鲜活,却给家里带来更沉重的压力。想要呼呵的欢喜过后,是沉默地惆怅,学费、住宿费、生活费,一桩桩一件件压在心头,把考上大学的喜悦压迫成一声叹息。但是这次,我并不想让曾经爷爷压垮的脊梁出现在我的父亲身上,我打算借助国家的力量——生源地助学贷款。我不得不为我伟大的祖国自豪,自新中国以来,它以不可思议的坚定和果敢一路向前走,所有困难都被它的锋刃破开,开天辟地般的重新扬起了低下的头。

       生源地助学贷款的申请异常的顺利,充分的证明材料,快捷的方式,勤恳的工作人员,我在准备材料一周后成功拿到了这笔贷款,这一次,我们不用向任何人说好话,我们只需要正大光明地向祖国借钱,向这个为了我们更平和的发展空间而不懈努力的母亲致谢,谢谢!

       生源地助学贷款在学年内零利息,所以相比起姑姑当初上学时背负的沉重债务,我可以更轻松、自信的完成我的学业。在红旗飘扬,凛冽、坚硬的北方,我相信,我会是祖国最耐挺的栋梁。

       十二年,两代人对上学的渴望,两代人在学费上的惆怅,两代人所展现出的,是龙的升腾,是国的富强。

       我想说,谢谢您,我亲爱的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