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重症隔离区门外的三小时 | 抗疫英雄传

作者:董刚

IMB_Wrjn66.GIF


我叫李斌,是黄石市公安局下陆分局团城山派出所的所长。黄石距离武汉的直线距离不足百公里,人员之间的流动非常频繁,十家至少有五六家与武汉有联系,又正逢春节团圆的日子,可想而知,新冠肺炎爆发之后,黄石的疫情有多么严重。


1月23日,武汉封城,1月24日上午10点,黄石封城,全程交通限制。


公交车、私家车一夜之间从大街上“消失”,居民都按照疫情防控的要求呆在家中,警情一下子下降了许多,封城下的警察工作,重心全部转到疫情防控上,战“疫”的神经被绷紧,这种经历,以前没有过,今后也希望再也不经历。年味一下子无影无踪,身在疫区,这个时候唯有“疫情不退,警察不退”来为自己鼓劲。


84消毒水、酒精、口罩还有防护服,瞬间成为工作和执勤的标配,已经记不得自己上了多少天的班了,从疫情爆发到封城再到交通管制、封闭社区、限制城区人员流动等措施出台,我们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我所负责的派出所位于市中心,从除夕接到取消假期进入疫情防控战役以来,除了正常的接处警办案,辖区2所医院的疫情防控执勤点需要24小时守护,尤其是其中一所医院被定为全市确诊病人定点医院,媒体称为黄石的“小汤山”,身为所长,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么重,不仅仅是因为定点医院的感染风险大,我们承担的压力大,更重要的是,我的身后还有40余名民警、辅警兄弟,作为他们的领导和兄长,我暗下决心:“不获全胜绝对退缩,绝不能让一名民警辅警受到伤害!”


2月7日晚上12点,我在黄石市中医院(传染病医院)门口执勤,“快、快、情况危急!”一名医院工作人员跑步来到执勤点,从医护人员的讲述中我得知,一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在ICU治疗时,看到旁边一名患者浑身插满管子,医护人员忙上忙下救治,由此对自己的病情产生消极情绪,趁着医护人员短暂离开取器械,起身锁住病房的门,当医护人员叫其开门时,该患者表示自己病情这么重,不如不治疗了,言语中流露出想轻生的念头。


危急时刻,我根本没时间多想,迅速跟着医护人员病房的清洁区,“不行,清洁区离重症隔离区还有一定的距离,根本无法现场劝导。”我向在场的医护人员表示,我要进入隔离区。面对我的请求,医护人员有点担忧地说:”隔离区意味着感染风险等级最高,必须穿戴最高等级的隔离服,我担心.......”“不用担心,我全听你们的,只要能让我进去。”


那一刻,什么感染风险已经不在我的考虑之中了,我只想尽快解除安全隐患,确保患者和医护人员的绝对安全。


脱下防护服,我跟着医护人员来到更衣室,在医护人员的指导下,我套上厚厚的隔离服,第一次进入重症隔离病区,隔着厚厚的玻璃劝导患者。


刚开始,患者对门外的劝导没有任何反应,我说我是警察,是来帮助他的,可能是对轻生下不了最后的决心,患者也想说说心里话,于是开始断断续续地接过你我的话头。


了解得知,患者姓杨,今年52岁,他见病房内另一名患者病情严重,心里感觉非常害怕,想到自己患病救治无望,产生了轻生念头。


一个多小时的劝导,我的警服被汗水打湿,可是不管怎么说,杨某的情绪还是不能稳定下来。


怎么办?除了杨某,另一名患者也非常需要救治,时间不能再耽搁。我马上通过对讲机联系在外执勤的同事,迅速开车将杨某的儿子接来,很快,杨某的儿子来到医院,通过视频劝导,再加上我在旁边的配合,杨某最终打开了病房门,此时,不知不觉已是次日凌晨2点。


“患者打开病房门那一刻,我认为值了。”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感染,但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借口有任何后悔。


“李所长,我父亲现在主动接受治疗了,目前情绪还算正常,感谢你的付出,不然后果我真的不敢想。”2月27日,我接到了杨某儿子的电话。电话里,杨某的儿子诉说着父亲近期的治疗情况,并对我冒着被感染的危险,解救对治疗产生消极情绪,企图走极端的父亲的感激之情。


我的回答是:“人民警察为人民,换了其他警察一样会冲进去!”


timg.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