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警医夫妻 “战疫” 记 |  让春天重返枝头

作者:刘国强


以下文章经作者同意转载自2020年第四期《鸭绿江》杂志



让春天重返枝头

——写给抗疫前线的辽宁医护人员



前 奏


公元2020年1月23日,将是一个永久载入中国史册的日子,从上午10时起,武汉市内交通停运,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一个令人惊恐万状的消息迅速传遍世界:武汉封城了!
这意味着,武汉1000多万人口,被关闭在家中,里不出外不进。要封闭多久?武汉究竟有多少人被感染新冠肺炎?已经死了多少人?恐怖“上不封顶”!
威胁还在加剧,治疗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医院不够,床位不够,医护人员太少,防疫物品短缺,那么,还要有多少人被传染,多少人将丧命?
更加惊恐的现实接踵而至:全国各地纷纷发现感染病例,数量直线上升。每个数字都是一根针扎在人们的心上。而被封城的武汉,不断传来死亡病例,画家遇难,导演遇难,健身明星遇难,诗人遇难,许多家庭刹那间被撕碎,全家人无一幸免……
一时间,英雄的武汉城和英雄的武汉人民成了“众矢之的”,甚至提到“武汉”两个字都让人心惊肉跳。躲吧,赶快躲,躲的越快越好,躲得越远越好!
在这样恐怖的氛围下,为了救助更多的生命,祖国各地的医护人员纷纷“逆行”,冒着随时可能牺牲生命的危险,扑向湖北,扑向武汉,扑向疫情传染最厉害的中心地带……
辽宁省共向武汉派出12批次救援队,2054位医护人员。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抗击疫情的战役中,辽宁医护勇士们面对面地与死神和病魔展开殊死格斗——


警医夫妻 “战疫” 记

让花开的是风雨,让花谢的也是风雨。但没有风雨,花不开也不谢。

2020年2月12日,在谈新冠肺炎色变,武汉封城,不断有感染者死讯增多的消息四下爆开,民众若惊弓之鸟,辽宁省丹东市第一医院的副护士长徐雪锦“迎风而上”,担起了丹东援助武汉第三批医疗队队长的大任,毅然奔赴抗疫前线。临行前,她带领同事们,庄严地举起右拳宣誓: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勇于担当,不辱使命,全力以赴,祖国必胜!

丈夫荣志辰专程赶来献上鲜花,送给妻子一个“大号拥抱”,叮嘱道:以前我上前线你支持我,这次换我来支持你!

荣志辰是辽宁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丹东边境管理支队六道沟边境派出所的教导员,短线的“紧急出警”是常态,长线的“耐心侦察”也是常态。春节前他就进入战斗,指挥全所警察抗击疫情。

女儿荣可鑫像一朵跳跃的浪花,激起这个家庭无限的欢乐。而今,这朵小浪花再也不“跃不起来”。平时孩子一直由徐雪锦看管,现在,这对八零后夫妻双双都在抗击疫情,孩子只能由老人带。

这天晚上,徐雪锦抽空跟女儿视频,小可鑫一下子跳了起来,拍着手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想你了,做梦都做到你了!

徐雪锦转过身来,让女儿看她后背防护服上的字:可鑫,妈妈爱你!

女儿激动地哭了起来,徐雪锦连忙转移女儿的注意力,拿出一张画给女儿看。这是患者画的画,画的就是小可鑫。

第二天,小可鑫照着患者的画,自己临摹一张发给妈妈。徐雪锦又把一个小患者的照片发过来,给女儿讲述她的故事。

女儿你看,这个小姑娘叫“可乐”,今年才两岁零八个月。她们全家人都得了新冠肺炎病,爸爸和爷爷在别的医院治疗,姥姥姥爷在另一家医院治疗,小可乐和她的妈妈在我负责的雷神山医院A3病区。可鑫你看,小可乐可爱吗?可爱。可是,小可乐得病了,妈妈应该不应该救她呢?应该。妈妈给小可乐的病治好了再回家,好不好呢?好。

小可乐刚来医院,害怕这些穿防护服的医生护士,向后躲,眼神惊恐。看不见医护人员长什么样,这都是些什么怪物啊?医护人员离开,她又躲在角落偷偷看。徐雪锦和同事们格外关照小可乐,把女儿送给自己的小马宝利玩具,都送给小可乐。队员们送她乳品、水果、饼干,跟她过家家玩,砌小房子,很快成为好朋友。再看见队员过来,小可乐主动挥手。她还把棒棒糖送过来:阿姨,给,好吃。

队员们隔着观察窗同她打招手,小可乐也向队员们招手。徐雪锦问她:你和白雪公主比,谁漂亮?小可乐回答:我漂亮!

你一天的爱心可能带来别人一生的感谢。

小可乐和她的妈妈恢复很快,2月16号下午18点入院治疗,2月24号下午,小可乐和她的妈妈病愈出院。出院那天,小可乐一跳一跳地扯紧妈妈的手、不爱走,也拿医院“当家”了……

真正的顺其自然,其实是竭尽所能之后的不强求,而非两手一摊的不作为。

在雷神山医院,队员们的工作节奏很快,最紧张的时候,徐雪锦早上7点上班,晚上12点回到宿舍,一天工作18个小时!

徐雪锦工作泼辣、风风火火,似乎敢上高天摘月,敢下大洋捉鳖,早就练成“徐大胆”。在医院ICU重症监护室摸爬滚打多年,什么样的病人都见过,“只有你不敢想的,没有我们没见过的”,各式各样的重病号就不用说了,凶杀案掉肩膀的,断腿的,缺鼻子少眼的,没脑袋的,她都处理过。

在丹东,荣志辰所在的派出所,也在唱抗击疫情的重头戏。这里是韩国人的聚焦地,华侨也多,为防止国外输入病例,检查任务十分繁重。边防派屈所建立了“中方联系人”制度,时刻攥紧“风筝线”,外国人在哪个口岸入境,何时入境,派出所提前知道。我采访的时候,六道沟派出所已经排查了300多外国人,在边境筑起一道高高的防疫大坝。

你勇敢,世界就会为你让路;你无惧,命运就会为你屈服。

带领团队奋战全班在重症病房,徐雪锦不忘昂然向上,用感情和关爱鼓动团队,提升战力。凭自己的一份责任和一颗良心,有一分热,发一份光,把点点萤火虫汇聚成光明的星河。

站在同一扇窗前,向上看是风景,向下看是泥土。

徐雪锦为同事们的手感慨,被防护服捂沤,被消毒水浸袭,一片一片的疙瘩、裂纹、破损,我心疼啊!可无论多么疼,多么痒,多么挖心的难受,这双手,还要坚持。因为,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手,这是安抚心灵的心,这是打针抓药的手,这是抵挡病人突发一个喷嚏含上亿病毒的手,这是给患者端屎端尿的手,这是救命的手啊!

徐雪锦为伙伴们的脸心疼,那些深红的小圆圈,是护目镜卡的;那些横的、直的大道大道的痕迹,是口罩勒的;那些红肿、发紫的地方,是使命重压和坚持时间过长迫使这些原本漂亮的脸蛋已经局部坏死!可是,我们必须要坚持,因为,这已经不是普通的面孔,这是打击病毒的武器,这是患者的救星!

她说,或许皮肤在抗议,肌肉在抗议,血管在抗议,它们坚持不住了才背叛主人,用翻起的红肿浪涛来提示主人:歇息吧!收手吧!撤退吧!

可是,我们不能后退!绝不

我们是阻击手啊,阻击手是不能后退的!倘若我们每后退一步,死亡就会前进十步!我们就是要用身体垒起一道战壕,与病毒进行面对面的展开白刃战你死我活的大搏斗!

徐雪锦知道,那些年轻的姑娘们啊!为了爱护面容,宁肯耗去整月工资也要买高档化妆品,时时维护、提升着美丽。哪怕脸上有个小红点,也急得睡不着觉,千方百计 “消灭” 它。现在,这些已成 “隔代往事”,已经无暇顾及。从进隔离区那天起,她们一下子坚强起来,肉身突然间百炼成钢,成为阻击病毒的武器!

徐雪锦清楚,那些体弱的同伴,从进入隔离区那天起,不,从迈上阻击战场的时候起,不,从热血沸腾时递交 “请战书” 那一刻起,即使平时身体软弱的人,所有的病全没了!她们把自己整个身体大世界的力量全部动员起来,像不惜豁上全部家底跟敌人进行一场最后的大决战,冲上一线,和病毒和死亡绞杀在一起......

徐雪锦说:现在,我们把人生的太多太多的事浓缩成两个字:坚持。

徐雪锦说:我们不是天使,不过是普通人披上了战袍。但是,既然坡上这身战袍,我们就要一往无前、战斗到底!

徐雪锦还说:我们弯着腰,咬着牙,和死神抢人啊!

人的野心就是超越众俗的欲望,而幸福的感受则与大众相同。我采访那天,在武汉雷神山医院,一位老年患者为了感恩,激动地演唱了《为了谁》,在场的医护战士无不泪花闪闪。歌为桥,两头都是路,一头是爱,另一头也是爱。老人入院时特别重,多次拒绝治疗。徐雪锦和同事们一再商量、哄、精心呵护,这位患者才十分不情愿地勉强配合。出院时,他比入院胖了7斤,身体硬朗、眼神明亮。像音符在五线谱上弹跳,他是哼唱着《为了谁》出院的。

徐雪锦说:穿上防护服我们不知道谁是谁,但却知道为了谁。



尾声


每个冬天的结尾都通向春暖花开。

2020年3月8号,武汉14家方舱医院休舱关闭。意味着中国抗击疫情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几天后,全国各省市(区)已经没有新的新冠军肺炎感染病例,中国人以坚强有力的管理能力和“全民参战”的执行力,剑指病魔咽喉!

但,形势仍然严峻,威胁远远没有结束。

世界恐慌了,中国武汉早期发生疫情救治迟缓、不利的悲剧,正在全世界重演。美国消毒水和口罩等防护品脱销,很多老百姓在囤积食物;受民间传说影响,印度连牛粪和牛尿都成了“抢手货”;意大利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破2万,报纸扩10版登讣告遭疯转,截至当地时间2020年3月14日,死亡人数已经增加至1441人,几乎较前天激增14%。除了中国,国外累计确诊新冠肺炎人数超过10万人,这个恐怖的数字,每天都在上升、上升……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整个欧洲沦陷,西班牙、法国、瑞士、荷兰、比利时等欧洲47个国家,都开始了新冠肺炎大流行,死亡威胁逼近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美国沦陷,50个州均有确诊病例。大厦倾覆安有完卵?亚洲的日本、韩国等国,中东的伊朗、伊拉克等国;美洲的巴西、墨西哥、智利,澳洲的澳大利亚,都发现了新冠肺炎病例,蔓延的速度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大——人们更加恐慌,世界159个国家都有确诊病例,如此继续失控,整个地球,还有安全的地方吗?

在此文即将付梓之际,悲剧剧情仍在向纵深发展;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北京时间2020年3月27日6点50分,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526044例,累计死亡23709例、中国以外累计确诊超过44万例,死亡病例超过2万例。目前在全球199个国家地区出现新冠肺炎病例,有7个国家确诊病例超过2万,其中5个国家超4万,4个国家超5万。意大利累计确诊80589例。美国确诊病例迅速增长,已连续四天单日新增过万,确诊病例全球第一,累计确诊数达82404例,死亡1178例。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20年3月25日宣布已批准纽约、加州、华盛顿州、佛罗里达州等7个州所发布的灾难公告。

截止4月12日,全球确认病例180万例,其中美国55万例,死亡21733例,为全球确认病例最多的国家。

中国14亿人全民参战,终于控制住了疫情。但我们一点也不敢松懈。外国输入病例不断增多。疫情依然在每时每刻都在威胁我们的生命,削弱我们的胜利战果。我们的防守一旦被“外输入”撕开一道口子,将功亏一篑,后果不堪设想。而阻击疫情的重担,仍压在“白衣天使”们的肩上。

我们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即使这次疫情胜利了,也是“阶段性胜利”,并不意味着“彻底胜利”。病毒会以变异的手段花样翻新。病毒“一直在”,会与人类长期共存。更重要的是,人类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总会有人控制不住人性中“恶的诱惑”,不记取教训,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犯错,重新上演前人已经演过多少次的悲剧。

这不是什么判断,也不是什么预测,而是必然会发生的。

那么,谁“又一次”打开潘多拉魔盒?

我们要时刻提醒自己,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都要自律,谁也不能置身其外。

当我们再次抵制不住某种诱惑,再一次“有可能”引爆病疫时,我们要好好地想一想,“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好好想一想,那些为人类扑灭疫火的医护人员,那些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生命当盾牌、当战壕的平民英雄,他们死的多么无辜、多么可惜?

2003SARS在中国流行,中国内地总计病例5327人,死亡349人,其中医护人员感染病例917人。死亡最多的不是患者,而是医护人员。

此次新冠肺炎,疫区武汉封城,一提武汉两个字就惊恐万状,唯恐躲避不及。一时间,武汉,已经成为恐怖乃至死亡的代名词。我们的平民英雄们,却纷纷逆向而行,扑向疫区!他们争先恐后递交请战书去救人,前呼后拥伸出手指,在请战书按上鲜红鲜红的手押!上有84岁的钟南山院士,下有12000多名“90,总计4万多医护勇士,押上自己的性命,驰援武汉!

我们悲伤地看到,除了牺牲的医护人员,已经1716名白衣天使被感染!可是,所有去武汉参加救人的医护勇士,没有一人退缩。那么多医护战士感染、治疗痊愈、死里逃生,再次返回重症病房救人,在数亿个“气溶胶”到处飞扬、随时可能被感染、夺去生命的地方,与死神面对面地搏斗!

尽管这样,面对死亡威胁,全国各地的公立医院,仍然堆满了按满鲜红手印的请战书,他们时刻准备着,一旦需要,立刻冲向疫区。

在全国各地,在前线用肉身与病毒格斗、筑就防疫长城的,仍是这些舍己救人的医护人员啊!

我们震撼!我们敬佩!我们感动!我们感恩!

我们每个活着的人,都应该把黑格尔的忠告警钟一样高挂在头上:我们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从没有从历史中记取教训。

我们还应该铭记:死亡是一个人的悲剧,遗忘是一个民族的悲剧。


                                                               2020年3月17日于沈阳






刘国强

[主要成就]

辽宁省传记文学学会会长,辽宁省散文学会副会长

中国作协会员。已发表中篇小说30部。出版文学著作20部。

[代表作品]

代表作《日本遗孤》《罗布泊新歌》《鼻子》。

曾获中国传记文学奖、中国工业大学大赛一等奖、孙犁散文一等奖、北京文学奖

辽宁文学奖、辽宁省五个一工程奖、辽宁省优秀图书奖、辽宁最佳写书人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