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方舱经略 | 抗疫英雄传

作者:王建生

建设火神山、雷神山,工期十天,惊艳了世界!从2月5日江汉方舱开舱,到20日军山方舱建成,武汉市建设了数座方舱,为抗击疫情必将成为人类文明进步历史中的巅峨丰碑!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





谁也没有料到,2020年之初,一只人类未曾谋面的病毒钻进了汉口华南海鲜城几个生意人的肌体,并酿成了一种瘟疫,袭击了江城,袭击了湖北,进而扩散到全世界。

科学家们给病毒一个好听的名字——新型冠状病毒。据说病毒很狡猾,首先攻击人体肺部,故,称之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元月下旬,新冠肺炎如下山猛虎,疯狂地“人传人”,还来不及戴上口罩的武汉市民成群结队地出现症状,发热、咳嗽、呼吸困难,甚至生命危险。武汉数十家医院的发热门诊仓促应战,金银潭医院、肺科医院、汉口医院为第一作战方阵, 800张病床,也只能是“杯水车薪”。病人“井喷式”地增长,远超医疗资源负荷极限。

进入2月,武汉的形势更为严峻!

2月第一天,武汉确诊病人超过4000,比元月底多了两成。

2月2日,设病床1000张的火神山医院开始收治病人,人们正欲为沉闷的天空有了一丝光亮而欢呼,哪知道,阴冷的北风却又吹来了密布的乌云——这一天,武汉市新增确诊病例首次逾千。

新增一座火神山医院收不下武汉一天新增的病人!

这一天,全市26家定点医院共开放床位7259张,而实际接收病人7332个,病人亟待向外转出。

“确诊难”,“一床难求”,大量的发热病人住不进医院。

宅在家中的市民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为了壮胆,他们站在自家的阳台上自发地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征用大型场馆 建设方舱医院





历史记下了这个日子——2020年2月3日。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提出了征用大型场馆建设方舱医院的建议。

王辰院士说:“方舱收治的患者必须核酸检测为阳性,感染的是同一病源,不存在交叉传染的问题。”他还向市委、市政府建议,在方舱医院内建立临时党委,悬挂国旗、党旗,激发患者的公民意识,与国家共克时艰。

在中央指导组的帮助下,武汉人结合自己的实际,决定首批建方舱医院三座,分别选址为靠近协和医院的“武汉国际会展中心”、靠近省人民医院的洪山体育馆和与金银潭医院“仅一路之隔的“武汉客厅”,计划床位4000张。

方舱之役的战斗就此打响!

那些天,抗击新冠肺炎决战决胜之地——武汉,人们流行一句口头禅:“快!快点!再快点!”。

建设火神山、雷神山,工期十天,惊艳了世界!而建设方舱医院,只给两天时间。作为建设责任单位的江汉、武昌和东西湖三个区人民政府一分钟也不敢耽搁,2月3 日连夜行动。

事后,江汉区负责医疗救治的副区长许光辉说,那个时候,大家压力山大,看到发热病人四处求救,心里火烧火燎,恨不得像孙猴子那样,拔根汗毛变张病床。区长李湛小跑步进了会展中心,站在大厅里,召集职能部门开会,明确分工,压实责任。

随即,一道道指令传出,一件件实事落地,方舱建设以小时安排。

终于,两天鏖战,江汉方舱率先交付使用。

再看洪山方舱,3日夜晚,洪山体育馆大厅如同白昼,一片繁忙。亲爱的朋友,你可能见过沙盘旁研究作战方案的镜头,也见过领导们手牵图纸现场察看的画面,一定没有见过一群人爬在地上开会的场景。对头,就在即将建设成方舱的洪山体育馆,就在江汉关的钟声敲过12响时候,一冶集团的技术人员、洪山区指挥部的领导和省人民医院的专家围着铺在地上的平面图,或爬着,或蹲着,完成了方舱设计方案的敲定和相关建设材料的准备。4日上午,建设正式开始。

东西湖方舱也不例外, 3日夜晚,区政府彭区长一行开始了“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现场查勘,忙了半夜的中信集团第五设计院副总师申健刚准备休息,被请到了现场,方舱医院的设计与建设工作就此开始。任务设定时间仅为三天,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副院长、方舱医院院长章建军回忆说:“谁要提出推迟,就会面临很大压力。”大家都在拼命往前赶。东西湖方舱是建设得较为完美的方舱,我只想告诉朋友,建设期间,王辰院士三次亲临指导,就“扩大病人活动空间”、“护士站设置”等问题进行了现场商量。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方舱医院的数量一直在与疫情的蔓延比拼速度。从2月5 日江汉方舱开舱,到20日军山方舱建成,武汉市建设了数座方舱(有关资料统计为23座),大多建在体育场馆、会展中心,还有的建在党校、学校和工厂车间。在满足了新冠病人“应治全收”的需求之后,一批方舱转作医学隔离观察点,为“应隔全离”落到实处提供了物质基础。

王辰院士高度评价了武汉方舱——速度快,容量大,成本低。

国家卫健委以率先建成的三座方舱作为样板制定了《方舱医院工作手册》。




方舱医院的运行





2月5日,是傅新巧难忘的一天。这位大眼睛美女博士,协和医院门诊办公室副主任谈起方舱医院就激情四溢,神采飞扬。头天上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她被协和医院党委副书记孙晖(也是江汉方舱医院院长)委以方舱医院综合组负责人的重任,并要求第二天上午拿出方舱医院的运行方案。

我的天额!超过千张病床的方舱医院,医生护士还没影子,国家队正在赶往武汉的路上,本市医院派出的人员还需电话汇总,医疗物资等于零,就一天时间准备,怎么运行?傅新巧一脸懵懂。但是,她除了接受任务,还能说什么?医学管理博士,在医院工作二十多年,能说干不了?能说有困难?都不能。她开始了争分夺秒地忙碌,电脑、电话、手机微信,歇机不歇人。在起草运行规划和相关制度的同时,她既要求本院相关科室速报名单,又请求同济、儿童、省三、市一、市三等兄弟医院今晚回话。忙到10点半,她才回家。公公婆婆被隔离在汉川,先生是协和医院泌尿外科的医生,除夕夜在发热门诊干了一通宵,接着,进了定点治疗新冠肺炎重症的西院。家中有上初二的儿子,还有小姑子的女儿——一个在校大学生,可能是寒假打工被感染,正关在房间隔离。家里有一堆的事情等着她,但是,她不能在家,这是什么时候,国难当头,白衣执甲。她对两个孩子作过简单的安顿,便开始汇总本市进入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名单,12点都过了,她还在与别人联系,真有点不好意思。

上午10时,筹备方舱医院的碰头会准时召开,会议讨论了方舱医院运行方案。孙晖以院长的身份安排工作:下午,方舱内,由总护士长王培红负责,协和医院30多名护士整理病床。同时,药剂科、总务处、医学工程科、消毒供应中心、器材科等部门准备医疗物资。方舱外,由综合组长傅新巧与江汉区及市红会医院对接,汇总第一批入院病人名单。方舱医院护理组长喻姣花负责联络安排国家援鄂医疗队到位。院长要求,各条线务必抓紧再抓紧,晚9点,方舱接收病人。

三个女人,一场大戏。

江汉方舱医院开舱收治病人的信息,再次让“一床难求”的汉口掀起了波澜。傅新巧的电话响过不断,都是询问进方舱的事情。市红会医院则一再要求时间提前,傅新巧再三解释,“准备没做好。”红会医院叫苦不迭,还是提前半个多小时将病人送到了方舱大门。

开舱太急,收治并不顺利。少量重症病人离不开氧气,而方舱医院定位于收治轻症病人,按规定该退回去,可病人不愿意走,也没有地方可退。怎么办?只能进,不能退,快搬氧气瓶,给重病号救急。

协和医院的三个女将啊,忙碌,团团转;尴尬,首尾难顾。

收完第一批病人,已是6号的凌晨一点。望着路灯下的蒙蒙雨丝,大家轻松地吸进了一口清凉潮湿的空气。

谁也不曾料到,五分钟后,来了新的指令:再收病人。

命令就是命令,已经在方舱干了12 个多小时的医护人员只能服从。

方舱医院临时党委书记李湛简要地介绍了情况,特别是市红会医院的惨烈——“门诊部的地上全是东倒西歪的病人。”要求同志们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咬紧牙关工作到明天。孙晖院长接着布置,指令协和医院连夜组织40名护士增援,指令广西医疗队连夜进舱工作。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后半夜,方舱医院的热闹超乎白昼,广场上停满了社区居委会运送病人的车辆——五花八门,入院的病人一群接着一群。此时的医护人员已小有经验,他们简化入院手续,将患者五人编成一组,每组安排一至两个护士带领入舱。6小时后,也即是早餐时分,江汉方舱接收病人684个。

6日,武昌方舱开舱收治,第一批400张病床当天满员。

7日下午5时,东西湖方舱的入院病人排起了长队。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和新疆援鄂医疗队的医护人员连续工作11小时,一个晚上收进确诊患者602人。

从这天开始,武汉市每天都有方舱医院开舱收治病人,有三天还是两座方舱同时开舱。方舱医院被誉为武汉“抗疫主战场”“方舱经略”。

到17日,武汉第16座方舱——光谷方舱开舱收治病人,这座方舱由同济医院托管。这一天,官方数字显示,武汉当日空余病床与新增病人数实现了平衡。

相持十天,方舱医院的拐点终于到来。27日,武汉市第一次有了“床等人”的好消息。

从“一床难求”到“床等人”,方舱医院最直接的贡献是提供近14000张病床(实际的方舱数和病床数远远大于统计数),及时地缓解了“一床难求”的窘迫,全市定点医院、方舱医院和隔离点开始了各司其职,形成了隔离与救治的“闭环”,真正“拧紧了漏水的龙头”,切断了传染源,还有效地降低了危重病人的死亡率。




方舱建设开舱





方舱密集地建设开舱,医疗资源从哪里来?回答是:国家援鄂医疗队当主力。

紧要关头,国家医疗队22支方舱队伍星夜驰援。几天内,上万名医务人员进入武汉方舱,开展诊疗工作。河南第三批支援湖北医

疗国家队队长赵松事后回忆,2月4日夜,他们到达武汉,第二天就去了江汉方舱,任务是负责东区430张病床的治疗,同山西、贵州等省医疗队并肩作战。“病人用客车拉,这阵势过去没有见过,说不担心不害怕那是假的”。为保障医疗质量,他们将医护人员分成3个医疗组,正高级职称任组长,副高级任副组长。同时坚持三级医生查房、医疗组长坐诊以及专家会诊制度。国家援鄂医疗队不仅得到了院士专家现场指导,而且,背后还有省级医院的技术作支撑,他们运用现代传输手段,优先享用派出省市的优秀医疗资源,及时展开远程专家会诊。先后支援过江汉方舱和黄陂方舱的浙江队长何强在浙江省人民医院5G智慧医疗实验室的支持下,让700公里之外的杭州与武汉对接,隔空为方舱医院的患者诊病。

国家队,还带来稀缺的医疗物资,最尖端的设备是中科院的P3实验室,布局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就地开展核酸检查。河南医疗队的设备最齐全,装满了八辆方舱汽车,中途还进行过补充。外省车辆进不来武汉,他们就将医疗物资送到高速路口,卸货后离开,再由武汉的汽车运回方舱。新疆医疗队还带上了帐篷和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准备在武汉风餐露宿,浴血奋战。

大花山方舱是中医特色医院,设病床718张,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领衔,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院院长刘清泉出任医疗技术总负责人。209名医护人员来自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等五个省市的三甲医院,方舱内依次排列着津一区、豫二区、陕三区、湘四区、苏五区。72岁的中医泰斗张伯礼,正月初三就出征武汉,面对西医暂时没有特效药的实际,他提出了“中药漫灌”的治疗建议,并自信地说,“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是中国人的福气。”

他动员大家, “一切凭疗效说话!”

专家医护清早进舱,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开舱三天,就悉数掌握近400个病人的病情。接着,他们针对发热、咽痛咳嗽、腹泻乏力、睡眠不好等四大症状,推出四剂中药药方,成为江夏方舱医院抗击新冠肺炎的镇舱武器。

方舱医院还有一个特殊设备——“流动智能应急中药房”,车内装载300种中药颗粒。一次性配好6盒中药只需3-5分钟。而且,这里的中药开水冲服即可,无需煎煮。

在采访中,我记下了这样的点滴:天津队为病友开辟“心愿墙”;河南队为病友颁发“三好舱友”奖状,为病友烹饪河南美食——烩面;陕西队为治愈病友制作“战胜者”证书,赠送保健香囊;湖南队为病友买蛋糕庆生日;江苏队教病友打太极拳,练八段锦。

“医院为什么要组织这些活动?”我问。

来自天津的护士长石娟响亮地回答,“病人心情好,免疫力就高”,“带温度的护理也是疗效”。




方舱医院-胜利之舟





3月10日下午,武昌方舱医院最后一批患者51人出院,至此,全市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其总成绩为:收治新冠肺炎确诊病患者12000人,患者零死亡,医护人员零感染,出院病人零回头。

一串阿拉伯数字毫无表情,但透过数字,我仿佛看到了成千上万人绝处逢生的激动,看到千万家亲人无忌的相拥。

方舱,生命之舟,智慧之舟,胜利之舟。方舱经略,正为抗疫中的多个国家所接受并采用,必将成为人类文明进步历史中的巍峨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