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平民英雄——一支蔬菜队伍的抗疫故事 | 抗疫英雄传

作者:金建






平民英雄——一支蔬菜队伍的抗疫故事



金建


正如史学家比喻千年的敦煌——每捧一捧沙砾,都是厚重的历史。

在武汉封城的日子里,绿洲源农业集团牵头的保洪队伍,自己种菜,还从全国多地采购蔬菜,或批发,或配送,或捐赠,如同血脉,源源不断供给城市的每一个细胞,用绿色的鲜活滋润着市民焦虑的心田,书写了一个又一个感人的故事。


被需要是一种光荣,召必应!

庚子年初一,武汉绿洲源农业集团董事长刘斌先后拿起电话,发出了两条不寻常的指令;一是通知部分员工提前结束春节长假,返岗上班。二是安排位于汉口北市场的四季美商行即刻行动,面向全国联系曾与商行合作过的蔬菜经销人,恳请他们为绿洲源集团采购蔬菜,数量越多越好,而且运费可高于常年,确保初三面向全市供应。

刘丹梅第一个抵制,且言辞激烈。“你不要命?武汉是什么情况,人家躲开,你通知返回,感染了怎么得了?”“你不是国有企业,一个小公司而已,不要充大拇指,当甩瓜,干亏本的生意。”

刘丹梅是刘斌的大姐,也是刘斌创业的合伙人。

刘斌知道大姐深爱着自己创办的公司,视员工如亲人,而且,她所说的也现实。“叫花子也有三天年”,有谁愿意初一上班?更何况疫情当头,武汉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发热咳嗽的病人,此时出门,无异于跳进新冠肺炎的堰塞湖。可是,风险越大,就越要有人冲锋在前!惟其如此,才能撑住英雄的城市。

“被社会需要是一种光荣。”刘斌清醒而沉稳。

这句话有点不合时宜,有点陌生,甚至有点正儿八经的老套,简直就质朴得像块木板,纯净得如同白开水。

刘家姐弟开始了推心置腹地长谈,从全国各地的医生逆行武汉,谈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从武汉的“每天不一样”的变化谈到绿洲源的发展,谈到眼前“万众一心、共克时艰”的重要,谈到绿洲源农业基地的春天会到来,而且,一定是无限风光。

刘斌,牛一样的壮实,浅平头,高鼻大眼,圆中有棱,溢满了智慧与锐气,认准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是的,绿洲源集团是个块头不大的民营企业,亏的每一分钱都要自己赚。但是,绿洲源赚钱靠什么?上靠国家的大政策,下靠武汉这个大市场,还靠众多消费者的信任。因此,民营企业也得有社会责任。俗话说,“病中好试人,难中好试人”,当前,武汉封城,市民生活困难,正是公司报答社会的时候。

很快,大姐改口了,你就不要光说勇往直前的大话啊,你要保护好自己,还要保护好公司员工。

其实,对于刘斌的逆行决定,还有人不乐意,不说刘斌的父母担心,单说妻子陈娟就思想不通,她说尽了好话歹话.“你不要到处跑,家里一屋老少都靠你。”“你出去了,就不要回来!”

刘斌斩钉截铁,“我必须去,既不关乎钱,也不关乎名,我就想为武汉市民做点事情。”

他拎着妻子陈娟为他清点好的换洗衣物,出门了。

尖刀班很快集结,班长洪建省,福建厦门人,40岁,因为共同的生意,与四季美商行为伍已满12载,既是合作伙伴,也是老员工,封城后,他被留在了武汉。长阳县的王道才、黄陂区的袁红玉和老张等5名居住附近的农民员工接到电话,当即动身,赶往汉口北。

菜源也顺利落实。福建的老板洪荣拼,山东的老板刘富华、刘为同,还有河北的、河南的一批的老货主满口答应蔬菜的品种、数量和质量。

与此同时,家住湖北的几位部门经理也陆续报到。

受点伤,流点血,不可怕

初二下午,四季美商行门前停下了庚子年的第一批大货车,分别是 3车胡萝卜,3车大蒜苗,总重超过100吨。

次日凌晨,闹钟敲过三下,商行就开始了卸货上货、报账结算的繁忙,一袋袋蔬菜从四季美商行的闸口流出,流向了数十个中心城区的零售市场。

眼看首战告捷, 洪建省使劲地卸下大卡车上最后一件货,伸手关闭车厢门。突然,车墙板上倒下一根铁梁,正砸中洪建省的鼻梁。顿时,鲜血喷流,地上红了一大滩。那场景,吓坏了副总经理刘丹梅,她一刻也不敢停留地载着洪建省,开车赶往协和医院。急救室止血急救,随后拍片检查,结论为鼻梁骨折,所幸颅内无大碍,但需要手术治疗。可当时的协和医院正全力应对新冠肺炎。他们又赶到汉口的一家部队医院,这家医院的情况与协和医院大致相同,也只能开一些消炎镇痛的药。查询了数家医院,均无法及时手术。无奈,洪建省只能忍痛回到商行。尽管医院叮嘱病人一定要卧床静养。可是,洪建省怎么也躺不安神,繁忙的伙计需要他的指点,熟悉的客户点名要他发货,春节人手少,叉车还得他动手开。第二天,洪建省就不得不边休息边上岗。再后来,武汉的疫情一天比一天严峻,小洪就更没有住院治疗的可能。就这样错过手术时机,他的鼻梁因此而稍许的歪斜。

我在心里说,可惜了,一个俊俏的后生。

洪建省却很大气,没事,只要没有感染病毒,受点伤、流点血,不可怕。他让我猜,那两个月,他最怕什么?我猜不出。他开心地一笑,最怕接到家人的电话——主要是爱人和母亲的电话。可是,武汉的疫情又让家人焦虑,天天打来电话,叮嘱他“躲在宿舍不要出门,更不要上班”。为了不使家人担心,从不撒谎的洪建省只能撒谎,说自己没有上班,直到五月,也还没有说实话,自然,不可能把受伤的事情告诉家人。

我让洪建省谈体会,他讲了许多,讲了商行的伙计们即叫即行,不惧危险,令他感动;讲了大货车司机一日三餐吃泡面,晚上没地方睡囫囵觉,而商行条件又有限,因而,有了许多的歉意。问他为什么不说自己,他又是一笑:“我来武汉十多年了。”

是的,“十多年了”,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可说的。这位福建汉子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武汉人,而且是四季美商行的主人。


我先要为国家尽忠,对不起!


初五是庚子年的第二个晴天,穿透云层的阳光正努力地驱赶冬天的寒冷,给大地送来春天的希望。绿洲源集团永立蔬基地的红菜苔、小白菜、西芹正“嘎嘎”地拔节,生长出鹅黄嫩绿的新姿。

“真可惜,如果迟几天收割,可以增产三成以上。”来自河南的菜农自言自语地说。

蔡艳发何曾不是同感,他几次俯下身子,摸了摸鲜嫩的菜薹,又把手缩了回来。可是,有什么办法?封城已超一周,城区居民急需新鲜蔬菜。

他对几个收菜的人说,“大家的脚步跑勤一点,壮实的菜薹先摘,大棵菜的先铲,瘦小的留在地里长。”

蔡艳发,新洲当地人,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在村子里干了一任支部书记,换届时,被调整为绿洲源农业集团副总经理,负责刘集片蔬菜基地的建设与管理。谁也没有想到,新春佳节,他才70岁的父亲就进入了人生的弥留之际。可恨,新冠肺炎肆掠,父亲住不了医院,眼看着一天天地朝不保夕,他多么想守在父亲身边,尽人子最后的孝道。然而,国家有难,社会需要,公司需要,身为共产党员的他懂得,在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中,家里的事情再大也是小事。初五接到任务后,他当即下基地组织蔬菜收割。临出门,他在心里对父亲说,对不起啊,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儿子是党员干部,先要为国家尽忠。他含着眼泪叮嘱妹妹,照看好父亲。

三天后的凌晨1时,父亲溘然长逝。

蔡艳发坚持丧事从简,当日7时火化,11时出殡安葬。

安顿好悲痛中的母亲,蔡艳发又回到了他的蔬菜保供岗位。

随着封城时间的延长,保供的任务越来越重,数量上从最初的一车货到每天几车货,品种从新鲜蔬菜扩充到粮油鸡蛋,保供方式也从实体配送发展到与省供销合作社的平台合作,线上线下同开。为满足需求,绿洲源集团总部腾退三层楼作为保供物资储备中心,由副总经理黄真负责物资储备。自2月9日至4月17日,保供69天,只有9天没有加班,其余60天,董事长刘斌、副总经理鲁小华带着几十号员工天天干到后半夜。

蔡艳发一直忙于基地的蔬菜种植与收割,没有人知道他刚刚送走了父亲。

英雄就在身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走上前来

进入3月,新洲区防疫指挥部发文,将全区“暖心菜”保供任务全部交给绿洲源农业集团完成。所谓“暖心菜”,一份五个品种,12斤新鲜蔬菜,给社区居民售价为20元,除去劳务成本,一斤才几角钱,不足成本的一半。开始,每天1000多份,三天后,每天3000——5000份,最高峰的那天,为13000份。集团董事会没有考虑保供的资金成本,作了“亏”的打算,大疫当前,挺过来就是胜利。但是,大家都感到有压力,保供物资一车车拖回,然后一份份地分装,数量上只能多,不能少,不容许有一点疏忽,的确不容易。刘斌说:“莫看吃菜是生活上的小事情,小事联系着大局面。弄得不好,既影响抗疫,又丢了企业名誉。

集团部门经理徐先文给我看了一纸文件,是刘斌为外聘民工亲手写下的承诺书。《承诺书》明确,在此期间,“如果发生意外或感染,一律视为工伤,并按国家工伤标准赔偿。”

一纸承诺,短短几十个字,印证着疫情期间保供的紧迫、招人的艰难,以及立诺人的决心和胆量。

农历正月十七,为保障保供工作的正常开展,刘斌派徐先文回汪集街洲上村商大湾岳父家招募劳动力,充实分拣配送的队伍。徐先文带着《承诺书》回到了商大湾,说明了“搬兵”的来意。令徐先文感动的是,英雄就在身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走上前来,积极报名。不大的湾子,两小时内落实了17人,其中,包括徐先文的爱人、岳父和妻弟。正在徐先文带人启程之时,村干部提出按指挥部“加强社区管控”的规定,疫情期间村民一律不准出村,回村后还要实施隔离。一番紧急磋商,结果是“除非等到解封了再回村”。刘斌授权徐先文当面承诺:这批人吃住在绿洲源集团的保供配送点,中途不外出,不回家,直至任务完成。

好!洲上村和绿洲源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握出了协同抗疫的力量。

接下来的日子里,绿洲源集团多次给洲上村的困难户送去蔬菜和粮油,村企成为抗疫之战的盟友。

没有菜种怎种菜?不能退!

时光流到了2月10日,农历正月十七。按大别山南麓农村的说法,已是“年过月尽”,农民该下田畈,商贾该吆喝生意。可是,庚子年就来了个例外。

徐保红起了个大早,等不及保供点食堂的早餐,驾着印有“抗疫物资保供专用车”字样的汽车赶往三店街.因为抗击新冠肺炎,因为实行社区管控,素有小汉口之称的三店此时悄无声息,大街上行人稀少。

徐保红,山东农业大学高材生,毕业后,在山东一家农业加工企业从技术员干起,一步步地做到厂长,有着丰富的企业经营阅历。八年前,与四季美商行合作,后被刘斌聘任为农业集团总经理。徐保红的任务是抢种速生菜,大清早到三店,购买菜种和肥料。三店街,他以前来过多次,可不是眼前关门闭户的模样,这时间正是农民赶集的高峰,人多得膀子撞膀子。“三店油粑”是一知名小吃,制作的摊点多,食客也不少,随处可见一堆吃着油粑的人。今天没有这个口福,徐保红的肚子叫了起来。他把车子停在大街的一旁,掏出手机,联系农资店的老成,告知需要购买菜种和肥料。老成说,买不成。为什么?指挥部规定所有商店关门停业。我们买菜种也是抗疫呀?那,我也没有办法,不敢违规。这结果让徐保红始料不及,没有种子怎么种菜?决不能就此退回去!他弯弯绕绕地打了一串打电话,请求区政府的相关领导支持。“种子照卖,店门不开。”三店街道抗疫指挥部的8个字还真管用,成老板把所需菜种和肥料摆放在门口,关上店门,再电话通知徐保红搬走。一切就绪,已是上午十点过后,五十出头的徐保红直接把车开到永立蔬菜基地上,自己卸货。接着,又同几个员工一起整地,干到日头偏西,他才记起自己粒米未进,难怪肚子咕咕叫过几回。

写完这个故事,我想起了柳青的《创业史》,互助组长梁晓声背着干粮外出买稻种,一天没吃饭,晚上住旅店的唯一奢望是店家供应开水。如今,绿洲源农业集团的总经理徐保红饿着肚子买菜种,沿途想吃点东西,唉,连门都没有。

绿洲源农业集团在一周内抢播了约500亩面积的速生菜,37天后,蔬菜轮番上市,有力地缓解了蔬菜春荒的燃眉之急。

他们都想有个红本本,作留念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绿洲源集团的保供专班满负荷地运行到了4月17日,胜利地完成了市区两级下达的作战任务。

保供蔬菜总量达8165吨,除四季美商行批发外,还配送蔬菜套餐96000份。

参加保供的人员共73人,无一感染。

捐赠累计35万多元。从2月10开始,先后给同济医学院、武汉士兵军械学校、九州通医药集团等十三家单位捐赠蔬菜米面约65吨。

初步核算,保供物资“财务亏损”80余万(不含劳务人员工资)。

5月9日,新洲区人民政府给绿洲源集团颁发了荣誉证书。刘斌感觉很光荣,正如他所说“被社会需要就是一份光荣”。但是,他没有去领奖,他让总经理徐保红上台领奖,为的是让大家分享光荣。他说,绿洲源集团的保供队伍里有许多农民,他们也是英雄,他们都想有个红本本作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