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忽培元:回到大庆:悼念王玉普


今天,公元20201215日,王玉普魂归大庆。这是他最后一次,也是永远地回到了他魂牵梦绕的大庆。回到大庆的他,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收到王玉普同志不幸去世的讣告,开始感到震惊,继而茫然悲切。随即想到,玉普的一生,也是充实而辉煌的,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界限而进入了辉煌卓越。作为农家子弟,他读书出道,由大庆油田一名普通职工、基层技术人员和管理者登上高管塔尖,担任人们仰视的大庆油田公司老总,继而提任黑龙江省副省长、全国总工会常务副主席,中国工程院常务院长,中石化老总和国家应急管理部部长。论做事,业绩卓著可圈可点。讲做官,官至正部且涉及企群党政诸领域。看业绩,业务及顶,达到国家工程院院士。他的一生作为,世俗艳羡的所谓功名,每一项都是常人难以企及的顶尖,堪称国之栋梁、人中豪杰,世人敬慕者矣。玉普享年六十有四岁,于重要工作岗位上嘎然谢世,虽也不无遗憾,实乃功成名就、也算功德圆满。特别是在前些年石油系统裂变式贪腐,同行上下左右,多名大佬同僚被抓而数十人被查处情况之下,玉普同志的干净正派、洁身自好昭然方显,被中央盖棺定论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实乃人生高标,的确圆满结局。如此想来,悲切随之释然。悼曰:斯人一生勤恳辛劳不断;逝者两袖清风止步安息。

11.jpg


王玉普与笔者平素并无私交,纯属工作之缘,三观相同而已。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前几年在人大会堂两会期间。彼此见面握手问候,感觉格外亲切。玉普仍是惯常的热情恳切,他笑眯眯说道忽书记还好吧,时常看到你的文章。为啥不和我联系?有空请你来我们那里调研。我说电话丢了一次,就没了联系方式。他那时刚刚担任中石化老总,重返石油战线,明显感到他精神振奋了许多。言语之中又有了石油开采工程师和一线总指挥那种自信满满、风风火火和威武果敢的将军气派。那次大会之前的人流中匆匆一见,他特意给我留了电话号码,而且一起照了相。如今玉普同志他不辞而别,面对这张弥足珍贵的合影照,我真是感慨万千。我工作过的地方不少,接触的领导和同事很多,但王玉普同志是留下了深刻而良好印象的一位。如今他突然病逝,如繁星密布天空中,一颗明亮的星辰陨落,眼前突然留下一片空白,像一幅宽银幕豁然展开。十余年间与逝者交往中印象深刻的往事随即就连贯地呈现了出来。

记得20053月间,我刚到大庆工作不久去油田调研,油田大雪重灾百废待举。王玉普百忙中抽时间亲自陪同我看点。整整一个上午,下地宫入机房,访井场进车间,甚至到了职工食堂和青工集体宿舍。他一路兴致勃勃地介绍了不少情况,使我对新时期的大庆油田有了较全面而直观了解。他方脸浓眉,肩宽体魁,走路身子有力地摇动,步履沉稳而坚实,言谈简约质朴,一下子就令我想到了铁人王进喜。的确,王玉普的身上,是有一股子铁人王进喜的不服输不动摇的正气浩然的硬汉气质。作为大庆油田铁人王进喜的第三代正宗传人(王进喜、王德明、王玉普),共同的特点,就是爱国创业求实奉献,坚持三老四严四个一样。在王玉普的身上,的确有股子三老四严四个一样的过硬作风和精神气质。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铁人王进喜的当代现实版。

油田公司党委书记孙淑光和王玉普交替陪我调研。我去油田调研,事后有人讲,地方干部一般都不去油田调研,说担心受到冷落,想不到你去了王玉普会这么热情。后来我才知晓,那时油田与地方分开不很久,双方在事权划分和职责分离及相互配合、服务与被服务的磨合过程中,还有诸多的不够和谐。加之孰高孰低难辨,相互见面沟通少了,猜忌与误解反而不少。如此隔膜时间久了,双方反倒都有了往来的需求和愿望。我初来乍到,贸然去油田调研,反倒无意间打破了无形的壁垒隔阂,从此开启了地企关系融合的门户。那次调研中我讲了一个观点,即地方从根本上讲,就是要无条件为油田服务。王玉普笑而不语,显然心里也是认可。多年以来,外界人们大致知道有个大庆油田,而并不知大庆市,再说当初就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那次和以后的几次深入油田调研,使我对大庆油田的现实管理状况有了较全面了解。深刻认识到,作为特大型国有企业,大庆油田在职工培训、企业生产经营、安全生产管理、企业文化建设和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特别是与时俱进,努力学习建立和创新现代企业制度和深化改革等方面,都概括提炼出一整套值得总结和推广的宝贵经验。无论是规模与奉献,实质上仍然是我国工业战线、大型国企的一面旗帜。

那时大庆由于上层个别领导盲目硬性要求减员增效,结果造成十万职工买断工龄下岗后,又闹着要求回来上班,甚至发生集体卧轨阻拦铁路运输的恶性事件。于是大庆威信受损,社会上正处于负面舆论中心和声望低谷之中。一个原本首屈一指的工业楷模明星,好长时间报纸上无名电视上少影。社会口头传闻中也多是消极甚至抹黑言论。可见此刻正面介绍和宣传大庆油田的现实状况和业绩刻不容缓。在这个问题上我同王玉普同志和时任油田党委书记孙淑光同志看法完全一致。当时我分管市里宣传意识形态和城市经济供给,遂同有关领导及报社和电视台负责同志沟通商定,《大庆日报》和电视台新闻宣传首先要继承当年《会战报》的传统,注重反映大庆油田的工作、业绩和先进人物事迹。提出要理直气壮地重新叫响大庆精神、铁人精神。这一举措实行的结果,不仅改善了地企关系,同时也丰富了地方媒体的宣传内容,改善了舆论环境。王玉普对此十分满意,几次针对某条消息和某篇人物通讯和电视人物专访,打电话给我,表示认可感谢,也提供了不少新的新闻线索。为了扩大对外宣传,我们在大庆油田管理局老总曾玉康和油田老总王玉普支持下,坚持经常同油田方面一起策划在《人民日报》等国家主流媒体上发表年度头条消息和文章,宣传大庆工作和业绩,重新叫响大庆精神,铁人精神。还开展了魅力大庆卫生城市创建。为了改变人们对油田城市环境的误解,创作了反映大庆良好生态的大型舞剧《鹤鸣湖》。

以后还共同携手成立了大庆市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研究会,由我和油田党委书记孙淑光共同担任会长。如今看着这张同玉普同志最后的一张合影照片,想起这些繁忙而充实的往事,仍然感到格外亲切。悼曰:难忘昨日携手坚守音容难忘;怎耐今朝挥泪回顾笑貌犹亲。

微信图片_20210104183454.jpg


从年龄段和职务业绩来看,作为王铁人的第三代传人,王玉普对大庆的热爱、贡献和对铁人王进喜的崇敬是刻骨铭心,浸入骨髓的。这是他的干劲,他的清廉作风和他的风雨中毫不动摇坚守与定力的根本,也是他遗愿魂归大庆终极诉求的思想感情的源头。回顾当初,这在他对我的工作和对我创作的支持态度即可以真切地体会到。那年我的抒情长诗《共和国不会忘记:大庆人的故事》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后,我签名送王玉普一本。他很快读了,并非常激动地打电话给我表扬了一番,说是他一口气读了两遍,读得热血沸腾。他还转达了一些老会战读后肯定的评价,鼓励我工作之余多给大庆写点东西。我对他的评价十分看重,即在当天的日记中写到:长诗受到油田公司老总王玉普同志充分肯定,说是讲了几代大庆人的心里话’”。以后《共和国不会忘记》荣获中华铁人文学奖,王玉普得知后,即在一个周末,特派油田宣传部长开车来接我,说是有要事相商。到了让湖路,没去油田公司却进了一家小餐馆。当我被领进一个小隔断里,就见王玉普单独一人正襟危坐在那里,桌上四碟小菜已经摆好。见我进来,玉普起身迎接道:长诗获了大奖,我得给你祝贺下。并且还打趣说:我这可是自带酒水自掏腰包。说着从身后的手提包里掏出一瓶茅台酒一瓶西凤酒。我当时很感动,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心中想到的是,面前这个面冷心热的硬汉,不就是当年的铁人王进喜吗。你看喝哪种酒,忽书记,你来定,都是我收藏多年的好酒。他问我。我那时血压偏高,平常滴酒不沾,可却激动地说,就喝西凤酒吧。听说玉普平时也不喝酒,可那天我们对饮,频频碰杯,倍感酒香情真。席间开始话都不多,但彼此都感到心灵相通。我理解他的心意,他也理解我的心情。完全应了酒逢知己千杯少的诗境。那天两人竟喝光了一瓶高度西凤。三杯酒下去,王玉普打开了话匣子,谈诗论文,他显得格外高兴。我心想,诗中也没写你老兄,你何以如此兴奋?显然,他早已把自我融入了大庆精神大庆人中。面对他真挚的笑容与无我的谈吐,我心中更加佩服这个平时言语并不多的东北汉子。我的诗中点了不少油田人物名字,过去的,现在的,领导者和普通职工,但就是没写重要岗位现任领导,当然也没有明确写他。可他竟然如此看重这首长诗,可见他是把自己完全融入了大庆的历史,化作大庆一份子了。是真正与他付出青春年华的大庆油田同荣辱共兴衰的。席间就地方宣传工作如何支持油田发展这个话题,我们再度交谈了不少。那天,听了我介绍《大庆文艺精品丛书》的编辑情况后,玉普激动地举杯站起来说:这可是个大文化工程,意义十分深远,我得再敬你一杯。还说这是对大庆开发四十周年的一份厚礼!那天,王玉普还详细介绍了大庆油田当时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他说世界上几个同期开发的大油田都已经先后关闭了,唯有我们大庆还在维持四千万吨的年产。这难度实在太大。说随着资源的逐步减少,大庆采油难度会越来越大,成本也越来越高,对管理和技术要求也越来越高。说起初是靠注水驱油,当前采用化学注剂驱油,正在研究生物驱油新技术。他谈起这些,言语中充满了信心。这使我感动,也使我惭愧。我深深感到大庆需要大力宣传,为大型国有企业发展鸣锣开道,替像玉普这样冲在一线的铁人摇旗呐喊是我们的职责。不久我到北京出差,看望全国政协副主席罗豪才先生,借机详细介绍了大庆油田的现状和管理经验,并建议能安排一次委员视察,并建议可否安排王玉普同志给全国政协委员讲一次大庆油田的新经验新业绩,罗豪才先生听了十分认同,当即拨通政协秘书长电话,讲了这两条。建议先后得以实现。这些情况我从没对王玉普讲过。是年春节前地企领导交谊团拜,王玉普见到我高兴地说,感谢你的推荐介绍,在政协作报告见到罗豪才副主席全给我说了,还让我代问你好。如今玉普去了,就再也无法应邀去他们那里调研,听他介绍情况同他交谈。回到北京多年没联系,记得有一年春节前夕,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观看戏曲晚会,我和玉普碰巧坐得很近。那大约是他到工程院任职期间吧。交谈中感觉他瘦了不少,情绪有点消沉。我深知他还是深深地牵挂着油田一线。离开了油田,对于王玉普,就像当年让王铁人离开井场和钻台,那是别人无法理解的一种折磨呀,迟早会憋出病似的。悼曰:生为大庆人死亦大庆魂;情作油田赋泪拜油田神。

微信图片_20210104183443.jpg


最后的这张合影照片,成了我同王玉普同志的永恒留念。仔细端详,王玉普的脸上失去了笑容,透出某种忧伤。可见人的世俗处境并不能代表他的心境。心中的惬意与幸福远远不是掌声鲜花乃至地位级别能够代替。我了解王玉普,深知一个油田开发工程师,他喜欢倾听钻机轰鸣,喜欢在阳光下行走在风雨中搏击,喜欢和石油工人们交谈,喜欢遥望钻塔与抽油机密布的原野,喜欢和荒原大地在一起默然相守……这才是他的理想境地,是他早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状态。他的一生中,最难忘和最艰苦的岁月是在松嫩平原,最欢乐和最充实的日子是在大庆油田,最幸福和最繁忙的时光是在同困难和矛盾做斗争的过程中,因此最无法割舍和忘却的记忆也就是在大庆的日日夜夜。难怪在他重病期间,他还念念不忘美丽的大庆和熟悉的人们。于是他像许多老前辈一样,毅然决然地回到了大庆,抱病拜谒油田,拜会老朋友老同事。于是,在他告别人世的最后一刻,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大庆。如今他回来了,欣然魂归大庆,投入油田的怀抱。可见王玉普的精神是融入了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的,这是不朽的,永存的情感结晶。也昭示着玉普的灵魂是不朽的,就像铁人的队伍一样。这位新时期的王铁人,在中国石油山脉群峰林立的人物阵容中,永远地耸立着,我对此坚信不疑。悼曰:勋星陨落松嫩盆地起丰碑;玉普归来大庆企地颂忠魂。


20201218日于北京


一、简介:1.我的简介;2. 忽培元新书发布信息集录

二、书画:1.海南写生集;2.海南写生集(二);3.海南写生集(三);4.春天的故事;5.写生图

三、诗作:1.张家港,再起航 ——东华能源巡礼;2.湘西黄金茶 ——四月吉首抒怀;3.董浩的朗诵;4.赏春;5.茫然若失;6.开悟;7.是科学不是迷信——纪念马克思

四、评论:1.大医精诚,感天动地;2.“一带一路”——对人类发展的重大贡献;3."一带一路",充满智慧,极富远见的中国方案——对人类发展的重大贡献;4.大庆孪生宝鼎诞生记;5.于成龙与真武山

五、连载:1.读史论诗笔记(一);2.读史论诗笔记(二);3.读史论诗笔记(三);4.读史论诗笔记(四);5.读史论诗笔记(五);6.读史论诗笔记(六);7.读史论诗笔记(七);8.读史论诗笔记(八);9.读史论诗笔记(九);10.读史论诗笔记(十)

六、朗诵:1.眼睛;2.我就是黄土地上不安分的蒲公英的种籽;3.母亲的遗言(冰蓝朗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