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将历史巨著捐送战士当磨刀石
来源:中国传记文学会网址:http://zgzjwx.com/

——访著名军旅作家杨大群

李树果

  一个偶然的机会,欣闻著名军旅作家杨大群整整用10年时间创作完成的《伪满洲国演义》正式出版,可谓10年磨一剑。在这套历史长卷中,杨大群以史学家独特的视角、深刻的笔触,细腻的描写,全景式地再现了“伪满洲国”的初建、运行及垮台的历史,揭示了日本侵华野心的整个脉络,并在大量史实的基础上,首次采用小说的形式、日本人的视角,揭开日本明治、大正、裕仁三代天皇的侵华阴谋。而此书的出版,正值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断制造事端,公然对钓鱼岛采取所谓“国有化”等非法行动,严重伤害了13亿中国人民感情,也严重践踏了历史事实和国际法理。想必,《伪满洲国演义》这部史书定是对日本否认侵华历史的强有力回击,更有助于国人认清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本性。于是,记者在伟大祖国63周年华诞这一天,来到了沈阳空军干休所杨大群所租的创作室。

  杨大群身材高大、嗓门洪亮、为人热情,具有东北人的显明特点。虽满头银发,一脸沧桑,但举手投足仍不失当年的风采,很难看得出他已是85岁的高龄老人。在暂短的接触中,发现他浑身充满创作激情,而骨子里恨透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血脉中深深植根爱国情怀,具有强烈的忧国忧民的忧患意识和以天下为己任的的责任意识,令记者肃然起敬。

   创作初衷就是让人们勿忘国耻

   “老牛明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杨大群就是这样一位不

  知疲倦的人,在晚年仍激情创作,笔耕不辍,传记文学《毛岸英》的书一出版,就马上投入了《伪满洲国演义》的创作。

  谈起创作这部书的初衷,他的话语像开了闸的河水,滔滔不绝:“我觉得,国人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国耻,而不忘记国耻首先得了解国耻。在历史上,特别是清朝末期,中华民族屡遭列强入侵,我们的国土被瓜分,财产被掠夺,同胞受凌辱。甲午战争,鸦片战争,还强加给中国人民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对这些历史教训,我们的年轻一代知之甚少,就是年长的也由于长期的和平环境有所淡忘。温故而知今,就会懂得中华民族之所以挨打,不光是因为落后,还因为兵弱;就会明白在当今世界建设一个强大的国防是何等重要!”

  这时,他说:“在我国改革开放、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应了解给中华民族造成耻辱的那些不平等条约,应了解当初在中国大地上的外国租界为什么竖起了‘华人和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也应了解诸如‘圆明园’这样灿烂的文化曾被外国入侵者付之一炬;更应了解溥仪当皇帝执政的14年是中国历史上的奇耻大辱。”谈到这,杨大群动情地说:“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有国不可无防,强国务必强兵啊!”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可日本不顾中国一再严正交涉,不断挑起事端,企图窃取强夺。”还没等记者问及,杨大群就谈起了备受关注的钓鱼岛问题:“对这一事件,我们要知道日本在1895年是怎么利用甲午战争窃取钓鱼岛的,还要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律文件将钓鱼岛回归中国的。我在书中,不仅写到日本侵占钓鱼岛,还写道了侵占琉球。当人们知道我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有史为凭、有法为据的,就会采取强硬的措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杨大群的一番话,说得记者连连点头。

  这时,杨大群起身健步来到迎门墙处,指着墙上挂着写有“不忘国耻是我的创作动力”11个大字的条幅介绍说,原来有一个条幅,写的就是这几个字,在这挂好多年,后来让别人拿走了,他又写了一幅。“可以说,不忘国耻是我一辈子的创作动力,我将这个条幅挂在这显眼的地方,就是天天激励自己创作。我花费10年心血来创作《伪满洲国演义》,就是为了人们记住中国这段耻辱,不让历史悲剧重演,要让中华振兴于世界,这就是我创作的初衷,也是我创作的目的!”

  为这部历史长卷问世竟做64年准备

   《伪满洲国演义》一书,共六部,380万字。想必杨大群创作这部历史巨著一定做了充分准备,可出于记者的习惯还是随便地问了一句,没想到他的回答令人吃惊,甚至难以置信:“我准备了64年。”“啊,这么长的时间?”见记者满脸怀疑的神态,他便带记者来到北屋,从书架上拿出他早年笔记本,边翻边讲他亲眼目睹日本人横行伪满洲国、烧杀抢夺的罪恶行径。

“强行征粮啊,逼迫妇女啊,抓劳工啊,抓慰安妇啊,日本人干的这些事儿我都亲眼看见过。我读国高的第三年,还被日本人赶到工厂勤劳奉仕,也就是半劳工的性质,受尽了奴役。”杨大群还告诉记者,日本警察在东北大地上那就是二皇上,把中国人根本不当人待,非打即骂,打死白打,就是谁要是说点不满的话,那就是“反满抗日罪”。

  他还讲了一件当年家喻户晓的事儿:中国人过火车道时,掉了东西不能哈腰去捡,就是脚被蛇咬住也不能哈腰用手去弄,如果哈腰日本人就认为你要破坏铁路,马上开枪。从内蒙古来看火车的8个孩子,趴在铁轨听有没有火车运行的声音时,竟被奉山线辽河大桥的日本护桥高炮部队枪杀,并将8个孩子人头砍下挂在电线杆上示众。孩子中最大的十二岁,小的才八岁。此时,杨大群愤恨地拍着桌子高声喊道:“日本鬼子太没人性了,太残忍,我恨透了!”

  交谈得知,他18岁上国高后,就想有朝一日将日本鬼子的侵华罪恶写给世人,所以从那时起他就开始收集材料。64年,他记了400本笔记,3000多万字。时间如此之长,数量如此之多,引起了中国现代文史馆的高度重视,要把他的笔记本全部收藏。但杨大群还要创作,这笔记本还要用,便将笔记内容打出文字,交给中国现代文史馆。但他总有一天会把这些笔记本献出来的,他觉得这也是它们最好的归宿。“因为,只有这样这些资料才能为更多的人服务。”

“写其他小说可以随意编造,不知写历史演义小说是否可以?”记者提问的话音一落,杨大群便放开他那大嗓门:“写历史演义小说尤其是写抗战历史演义小说,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儿,并非随意编造,是要尊重历史的,是要经得起历史检验的。”

  也正是因此,他无论走到哪都要到古旧书店,发现有一句话有用的书也买,有的书不管多贵也舍得。一次,他在古旧书店发现1927年至1933年的3本大开本的《满洲画报》,画报上的图都是画的,要价1万元,他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他说:“那个时候,人穿什么样的衣服?戴什么样的帽子?街道是什么样的?各阶层又是怎么说话的?没有这个画报我怎么写演义啊!”杨大群越谈嗓门越高:我写张作霖、张学良招兵这段,因资料不足就写不下去了。可正在这时,书店来电话说有人要卖招兵布告,我就跑去了。结果,人家将招兵布告封在信封里不让看,想要就交5块钱。我交了钱打开一看,当即就给他跪下,并一再谢谢人家你可把这玩意给我送来了!这招兵布告就是一张纸,上面画一个人,写了4句话:快来当兵吧,升官快,发财快,一来就给大洋30块。“你看看,这我能编造吗?我又能编造出来吗?”

  在64年里,杨大群收藏各类图书6万多册。记者在他的家中看到,除了书房被堆得满满的,在卧室还支起了高大的书架。在二楼租的这套110平方米的创作室,四壁摆放的大书柜也都挤满了书,还有10000多册书没地方摆。杨大群告诉记者,在这些书籍中,有关伪满洲国、东北抗战的史料就达7000多种;有关慰安妇的史料30多种版本,有关蒋介石自传的史料也有20多种版本。他说:“没有这些史料,我怎么写日本人?我怎么写溥仪?我怎么写蒋介石?我怎么写抗日?”这时,杨大群突然说:“国民党是抗日的吗?在这是个敏感话题,但在这部历史书中又不能回避。我在大量史料中查证,在抗日战争中,与日寇作战的23个战区中,国民党有20多个。阵亡的44位高级将领,国民党有42人。此外,还有380万国民党军人的鲜血洒在了祖国大地上。有了这些,我就好写了!”

   “历史演义小说不同戏说历史小说,是不能随意编造的!”谈到这,杨大群又响起了洪亮的嗓音:我是个杂家,要说编故事我最会编。比如说写个恋爱小说,一个女人与3个男人恋爱,生个孩子不知道是谁的,然后认父亲是谁谁,后来她带着孩子跑到美国,几年后又回来嫁给别人,最后她发大财了,或者成社会名流了。这谁不会编啊!可历史演义小说谁敢编啊!那是要对历史负责的!

在交谈中得知,杨大群除记了400本笔记、藏了6万多册史书外,还积累了描写、刻画东北风土人情和人物性格的500多万字语言。也正是占有了这么多的史料和语言,他的《伪满洲国演义》读起来史料翔实、生动感人。

  部队视此历史巨著是战士磨刀石

  杨大群创作的《伪满洲国演义》,以一定的历史陈述为背景,以史书及传说为基础,融入了作家个人经历、感受和创作想象,从日本三代天皇写起,深刻揭露了日本侵华的深层次问题,再现了中国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动乱年代,并展现了全民抗战、壮怀激烈的场景。全书精彩故事层出不穷,读来不忍释卷。专家们审阅此书后认为,这部书的出版,是对日本否认侵华历史的强有力回击,为青少年一代留下了一部认识近代中国民族屈辱史的活教材。

  可以说,杨大群为构思、创作这部历史巨著煞费了苦心。“伪满洲国演义怎么来写?写1931年9月18日日军突然炮袭北大营,一夜之间沈阳落入日军之手,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显然,再这么写那不行了,首先要写明白这场侵华战争到底是谁发动的!”谈及此事,杨大群更是情绪激愤,并不停地挥舞双手或拍打桌子。“我在这部书中把这个根给揪出来了。是日本军队吗?不是;难道是那些大战犯吗?也不是;那是谁啊?是日本天皇!是日本明治、大正、裕仁三代天皇蓄谋已久发动的侵华战争,并利用前清废帝溥仪在东北建立伪满洲国傀儡政权,实行14年之久的殖民统治,东北同胞成了亡国奴。”说罢,他将桌子砸得“咣咣”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战争狂人东条英机,侵华阴谋家土肥原贤二、南京大屠杀元凶松井石根、‘九·一八’事变主犯板恒征四郎等7名甲级战犯,受到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处。可我认为,还一个最大的战犯没绳之以法,那就是日本裕仁天皇,这真是天理难容!”为此,杨大群在这部书的最后,还设一个《审鬼榜》,让世人看清靖国神社都有哪些鬼,还少了一个什么大鬼。“日本裕仁天皇没得到应有的判处,后患无穷,以致今天日本军国主义阴魂未散,右翼不思认罪,反而公然否定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欲窃取我国钓鱼岛。可你要一打,他就将自卫队变为国防军。”杨大群又气愤地“咣咣”砸起桌子。

  杨大群披阅资料车载斗量,创作思想独树一帜,从日本三代天皇“不甘处岛国之境”制定“大陆政策”写起,淋漓尽致地揭露了日本“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的狂妄战略及侵华阴谋,让世人进一步认清日本军国主义早就有“用战争吞并中国”的亡我之心。

在《伪满洲国演义》这部书中,杨大群还以大量史实写清楚了东北百万劳工死亡以及慰安妇、细菌战问题,这也是他“要写就写出价值”的重要部分。谈起这些,恨透日本鬼子的杨大群又怒火万丈,义愤填膺,简直是面对记者一人在声讨日本侵华的滔天罪行:

   “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二年,关东军将侵略矛头又对准了前苏联。由此,从1934年起,日军在南起珲春、北至海拉尔近5000公里的中国国境内修筑了17个要塞群,要塞群相加大约有1700公里,共有8万个永备工事。为了修筑这些,日军到处抓劳工,从13岁抓到73岁,人越抓越少。你说,这不是灭绝中华民族吗!

  劳工受尽了残酷奴役,有的劳工累病被日本监工举起来摔死,然后拖到狼狗圈里喂狼狗;有的劳工还没有死,就被架上木头烧;还有许多劳工因病重再不能干重活,就在饭菜中下毒将劳工毒死,或骗说送回家而活活扔进万人坑。你说,这日本鬼子多狠毒、多残忍!

日军强征和奴役东北劳工320多万人,造成100多万劳工死亡,埋到30多个万人坑。你说,这我能不给它写清楚吗!

  被日军抓去的中朝两国妇女沦为慰安妇,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一晚上,一个慰安妇要遭30多名日本兵牲畜一般的性虐待,甚至更多,直到休克为止。日本人为了达到慰安妇的避孕目的,竟给慰安妇服用“606”试剂,使受害妇女终身不能生育,这简直是灭绝人寰!更可气的是,时至今日日本对慰安妇问题都不敢承认。你说,这我能不揭露吗!

  日军搞细菌战,那更是惨不忍睹,灭绝人性。拿中国和外国3000多活人做细菌战实验,还残忍地将胎儿从母亲肚子里拿出来,看用什么细菌对胎儿更合适。日军在东北还建了32个小型飞机场,并向黑龙江、湖南、江西、福建等9个省撒了细菌,至今还有疫情发生。你说,这我能不告诉世人吗! 

  正是杨大群带着这种对日本侵华的愤恨和勿忘国耻的动力,创作了《伪满洲国演义》这部力作。沈阳军区政治部有关领导看后,当即决定出版10000册,发给所有连队作为战士的磨刀石,并作连队财产移交。85岁的老作家杨大群听罢,喜不自胜、兴奋不已,也当即作出令人震惊的决定:80万稿费分文不要,并签了一个“零稿费”的出版合同。在采访结束时,杨大群还对记者深情地说:“我一辈子创作出版了40部长篇小说和纪实文学,还没真正为战士写过一本书。现在,把这部书免费送给战士并做磨刀石,我感到特别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