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司马迁文化与韩城文化旅游

司马迁文化与韩城文化旅游

王斌俊

  论文摘要:文化游是韩城旅游的类型定位。司马迁文化是韩城最强势的文化游资源,应成为文化游的“龙首”。司马迁精神是韩城文化游的灵魂,理应予以贯彻。司马迁文化是韩城地望的首要组分、旅游优势,要予以充分利用。要使韩城文化游获得健康、快速、可持续发展,还须效法司马迁的整体观、系统观,全面、系统地设计和统合全市的文化旅游。

   

  关 键 词 :韩城文化旅游发展;司马迁文化(精神);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韩城是座历史文化名城。其旅游主要不以自然风光取胜,而以其深厚悠久的历史文化占据巨大的潜在优势,其本质上是文化旅游。这是韩城旅游类型的基本定位。因此,应该而且可以发掘和利用其历史文化的丰厚底蕴,来谋篇布局,来谋求文化旅游的加快发展。

  一、司马迁文化是韩城文化旅游的舞龙之首

  文化游要讲究“文化”,它更贴近“内容产业”的特性和要求。那么,韩城发展文化游,其最为精彩的文化是什么呢?那就是司马迁文化。在韩城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以司马迁的思想、精神和品格为晶核,以司马迁及其《史记》的社会影响力所造成的富有韩城特色的世风民俗、礼仪规制、族群布局、建筑风格、语言交流、戏曲表演等为内容的文化样态、文化类型,这就是我们概括而称谓的“司马迁文化”。这种文化是韩城最突出的,在国内国际上最有影响力的方面,也是最富有韩城独特性的旅游资源和内容。韩城文化游必须紧紧扣住司马迁文化来做文章,以其为主轴、基本内容和精神依托。

  司马迁及其巨著《史记》具有巨大的文化张力。可以说这是韩城文化游最好的资源,最有力的依托,最有说服力的根据,最真实的大背景。

  “先有司马迁,后有文史乡。”“司马迁成长处,人文荟萃地。”这是韩城悠久历史告诉我们的客观事实。韩城自然山水和人文沃土孕育出了司马迁,而司马迁也给韩城带来了巨大的荣耀和福祉。韩城“文史之乡”美誉可以说因司马迁而兴起而光大,韩城的特色建筑、婚仪葬制、民俗风情等也因司马迁而形成和造就。

  司马迁的辉煌,也为龙门黄河文化增添耀眼的光彩,使得古老非凡的“龙门传说”更为神奇迷人。

  司马迁具有博大胸怀和开阔的社会视野、深邃的历史眼光,遂使得《史记》成为中华第一部通史,也是第一部具有世界史性质的巨著。这一方面成为了吸引国外游客或者少数民族游客的极大亮点。

  对于韩城而言,司马迁已经不单单是个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他已是一种文化;《史记》也不单单是一部历史巨著,它已是韩城的一张名片。这是韩城的宝贵的精神和文化财富;同时也是开展文化旅游的坚实基础和优质资源。就像黄陵有以轩辕文化为龙头的文化游,绍兴有以鲁迅文化为马首的文化游一样,韩城就是要以司马迁文化为统领、为抓手开拓有自己独特性的文化旅游。

作为龙首马头,司马迁文化决定和制约着韩城文化旅游的主题定位、格局规制、内容架构和风格基调。

  《易经》中说道:“正其本而万物理”。确立韩城文化旅游中司马迁文化的核心地位,就是正其“本”的事情。本正源清,方能万机条理。

  二、司马迁精神是韩城文化旅游的灵魂

  文化型旅游是韩城旅游产业的类型定位;而文化的灵魂是精神。韩城文化旅游的灵魂正是司马迁精神。我以为,司马迁精神最主要也是最具有现实意义的是:(1)恪守使命,为信念和理想目标而奋斗的精神。(2)尊重事实、服从真理、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的精神。(3)创新与批判精神。(4)为民族后世留荫、遗福的精神。这一方面,简单说来就是,他有很强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意识,有荫及民族后世(不是自己的子孙后代)的强烈愿望。上至国家“大一统”局面的长治久安,下至百姓“安居乐业”,外及与异域别国的和睦相处,他都以其睿智的思想提供了美好愿景和实现的途径。他的人生经历是悲剧的,但他的眼光是往前看的,他的理想是光明的,他对民族未来是怀抱希望的、充满信心的。这是其高尚人格的重要体现。作为站在思想文化高峰上的伟大史学家、思想家,司马迁不但做到了对历史负责,也把深远的目光投向民族的未来,为中华文化的延绵不绝、世代兴旺竭尽心力。在当前社会上有很多人失却理想和信念,只谋个人或小团体眼前利益,只顾物质利益,不顾民族长远发展、后世子孙利益的情况下,这一点更具有警示和鞭策作用。

  要提升韩城文化旅游的品位和水平,明确所追求的宗旨很是要紧。以司马迁文化作为文化游的纲纪,以司马魂灌注整个韩城文化游,通过文化旅游弘扬司马迁的精神,亦即弘扬中华民族精神,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就保证了韩城文化游的层次和品质。

  怎样将司马迁精神融入、贯彻到文化游之中,或者说文化游如何体现出司马迁精神呢?

  首先,要体现司马迁历史观、社会观的进步性和科学性。司马迁是通史大家,传记文学鼻祖,体现出领先时代理性认识的先进史观和超迈眼光。今天,作为历史巨人,他自己又被追怀、纪念和学习,这同样需要借鉴和弘扬他那种进步、科学的历史观、社会观,以端正和完善的理念作为整个文化游的指导思想。

  其次,要体现司马迁探究历史、写作《史记》所秉持的实事求是、唯真唯实的严谨科学精神。时时处处讲究个“真”字、“实”字,同样做到“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班固语)。

  再次,体现他那种为民族后世谋长计的深沉厚远的人文情怀。考虑到文化游同其他方面统筹协调、可持续永久发展,能促进经济、社会、政治和文教科技发展,促进区域社会的和谐健康发展。这不仅能为当下文化游造就更好的地望条件,更重要的是为子孙后代留下了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最后,还值得一提的是,我们今天虽然是在良好的社会环境下开展文化游,但同样需要发扬司马迁那种为实现理想目标不折不挠、顽强奋进的精神。有了这种精神,才能坚持富有韧性的奋斗,精心打造出韩城文化游的闪亮品牌。

  发展以历史名人为内涵的文化旅游,有两点很关键:

  第一,是包含其中、渗透其间的社会历史观、文化价值观。这是起主导作用的。第二,是要符合历史,具备史实依据,起码是“言之有据,自圆其说”,让人们特别是专家学者能够信服。这是起重要支撑作用的。某项文化游能否立得住,大多赖于上述两点。“潘金莲西门庆故里”,“孙悟空之墓”,“孟获墓及墓碑(文)”“女娲骸骨重现地遗址”等等“没有名人制造名人也要上,没有事迹编造故事也要讲,管它是香花蕙兰还是狗屎砒霜”的那些幺蛾子,究其失败的原因,基本上也就是在以上两个关键点上出了问题。背离正确的、为社会普遍认同的伦理道德观念、文化价值观念,虚假杜撰的所谓名人事迹遗存,必然遭到社会诟病和冷遇。当然,正确的未必都有旅游价值,但有值得开发的文化旅游一定要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念。符合史实的也不是都有文化旅游价值,但具备史实依据、具有旅游价值的,运作中就要遵循史实。历史名人的遗存,活动背景的再现,衍生出来的人物活动场景、故事等,要有根有据,合情合理,令人信服。从本质上说,这是历史场景的再现,因此,是不能随意编造杜撰的。

  在这两个关键点上,韩城的文化游具备很好的潜质和基础。司马迁精神,也恰恰在上述两个关键点上树立了典范,给与我们深刻启迪。韩城文化旅游把握住这两点,就有了根,就立得稳,就可以排除一切犹疑和顾虑,大胆放手大干了。

  三、司马迁文化是韩城“地望”的首要组分、旅游优势

  发展文化旅游是要关注和研究“地望”的。关于“地望”,以前的概念失于狭窄,不够全面。其实,地望包括自然、历史人文两个方面,是特定的自然地理环境与历史人文环境长期互相作用的结晶,是一种既有形又无形的客观的人类社会资源。或者也可这样说,地望就是某个区域的地理空间和共同体文化的综合表现,其内涵、特征为该区域共同体成员所共认,同时也为外部的人们所知晓和认同。简言之,地望既讲“人杰”也讲“地灵”,也就是既讲杰出的人物(们),也讲与杰出人物脱颖而出息息相关的地域中的人文历史、社会发展状况,揭示出两者间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相得益彰的紧密关系。地望”是文化游必备的基础性条件和环境,是文化游精神内涵的历史文化依据和支撑,是发展文化游的软实力。

  人文历史资源是地望的重要组分。甚至可以说,他在地望中起着主导的决定性作用。对韩城文化游来说,最突出、最典型的是司马迁文化,司马迁文化就是地望中的最重要的起主导作用的部分。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是有司马迁文化的历史价值和地位、其强烈的现实意义和永久的文化价值所决定的。

  首先从历史过程看:司马迁及其巨著《史记》对于韩城“地望”的孕育和逐渐形成起到发轫与引领作用。在韩城悠久、独特地望形成和发展的同时,司马迁文化也得以形成并蔚为大观。

  再从当前横截面上看:司马迁文化和韩城地望有着紧密关联、结合,互不可分的关系。司马迁文化支撑和滋润着韩城地望;韩城地望又包容、支撑着司马迁文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衬托,相得益彰。从目前发展韩城文化游来看,专家学者、游客商贾纷纷而来,对司马迁文化怀抱浓厚兴趣并推崇之,这将构成韩城地望新因素,也增强了韩城地望的开放性、现代性,会对推动韩城地望的新发展积聚正能量。

  为此,以司马迁文化为核心的文化旅游,实际上就是,既让游客感受到历史纵向上司马迁与韩城地望的关系,又从现实状态的横断面上参观和体验到司马迁文化与韩城地望水乳交融的关系,领悟到一个区域的地望——在地理自然环境条件基础上的历史人文氛围和资源,从而对“人是环境的产物”(马克思恩格斯著名论断)的道理有所认识。而这一点恰恰是我们目前认识得很不够,我们对于人类自己赖以生存的环境——无论是大环境还是小环境——的认识是很贫乏甚至存在诸多误区。

  韩城有司马迁文化,这一重要的地望条件,是无与伦比、得天独厚的。司马迁文化是韩城地望的标志,是韩城的人文符号。这是韩城发展文化游的巨大优势。

  怎样利用好司马迁文化这一地望优势发展文化游呢?

  “正其本而万物理”,要抓住地望的核心大做文章,才能纲举目张。核心和主轴是司马迁文化,那就紧扣它来考虑文化游布局:

  主线:以司马迁—《史记》为重心的核心文化游内容,包括纪念、凭吊祭奠、参观学习、研讨阐扬等活动。主线方面,在操作上要有鲜明的文化仪式感,讲究礼仪,要有一套符合当今社会的相对固定的新的礼仪程式,不拘泥和沿袭跪拜、叩首之类,研讨倡扬要有较高水平。

  副线:也是辅线,对主线起辅助作用,或为主线内容的有机延展。让游众在领略主线内涵的同时,获得更丰富的旅游价值。副线内容可包括:(1)民俗风情游。(2)其他名人故迹游。(3)以“龙门”为代表的黄河文化游。这种种细分项目,同司马迁文化游这条主线之间,形散而神不散,似游离而实关联,都可作为有效载体或媒介,借“体”扬“魂”弘扬司马迁文化。主、副线相辅相成,但必须主次分明,切忌喧宾夺主。

  四、借鉴司马迁的整体观、系统观,全面、系统地设计和统合文化游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隅。”韩城文化旅游规划设计须借鉴司马迁驾驭大通史的那种整体观、系统观,必须是一种顶层设计——站在历史文化层面、全市整体角度,联系全省乃至整个西部地区文化旅游态势,来进行全面、系统的规划设计。“顶层”不仅是要在一个区域行政的顶层、行业的顶层进行设计,更重要的是设计理念、设计思维要处于“顶层”,要站在时代精神的高峰上、哲学思维的高峰上,思想理念和方法是高水准的,科学先进的。韩城司马迁文化游顶层设计,要追求整体性、全面性、机制性,要有着眼全局、面向未来的财政公共投入,建设一些起支撑作用的带有社会公共福利性质的、免费开放的精彩文化游项目,比如广场文艺演出、重要节日纪念日的活动。只要这样,文化游建设才能是完整的而不是零七八碎的,有文化灵魂而不是失魂落魄的,有主轴有辅线而不是主次不分甚至喧宾夺主的,将人文化育功能和休闲娱乐功能很好结合、寓教于乐而不是一味追求娱乐甚至庸俗和迎合低级趣味的。

  以司马迁文化游统领、串联起的民俗风情游、考古鉴古游、人文地理/自然风光游乃至购物留念活动。还要将韩城文化游纳入到陕西旅游北线乃至全省旅游的整体布局规划和系统考虑之中,找准韩城旅游在陕西北线乃至全省旅游网络中的定位,理顺同其他地区旅游的关系,彰显其内在的历史文化联系,给旅游者以比完整、系统的历史文化感受与印象。

  比如说,黄帝陵本也没有那么显赫,世人尤其是历代帝王对黄帝陵关注度不断升温,就同司马迁《史记》将黄帝作为中华人文始祖有极大关系。鉴于此,祭拜黄帝完全可以从韩城讲起。司马迁及其《史记》,司马迁文化,在陕西旅游北线中,是数一数二的,理应成为北线的重头内容。黄帝被尊为人文初祖,遂使桥山成为国祭之所;司马迁是当之无愧的中华通史鼻祖、思想先师,故此也应将韩城建成中华文化慎终追远的祭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经坛和圣殿。

  不能以纯粹商人的思维或者纯经济的思维来办文化旅游。纯粹的商人,其眼光和思维囿于财利,追求物质利益最大化,必同社会整体观、全局观产生背离。文化旅游作为旅游产业一部分,必然涉商;办得好也确能带来滚滚财源。但是,却不能完全以商人思维来举办。尤其是在进行顶层设计的时候。因为那样只会限制我们的眼光和胸襟,妨害文化游的大格局、大气象。文化游本质要求我们应该从司马迁文化传播传承、特色文化与游众的互动关系尤其是精神互动关系着眼来设计、实施,是以提升游众的文化、精神福祉,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的。

  这些年人们好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事实证明,以经济目的来搭文化台,把文化当做为经济创收服务的工具,就把文化搞得扭曲变味了。文化本身也是目的,也要大唱文化戏,也需要经济为其搭台——以经济为文化发展提供物质基础和科技手段。而且当今经济发展水准也到了该为文化发展提供更多支持的阶段了。发展旅游要“文化唱戏”,看似没有把经济看重,但搞好了,实际效应是提高经济收益,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而明火执仗地以经济为目的,非常物质功利性地把文化当做工具、当做跳板,反而因为糟践、亵渎了非常好的文化而达不到发展旅游产业、增加经济收入的目的。这就是发展文化旅游和增长经济收入之间的辨证关系,是顶层设计、全局思维中必须考虑到的。

  韩城有十分强势的司马迁文化旅游资源,有极佳的地望条件,只要遵循正确的理念做好顶层设计,精心努力地去整合打造,一定能创出文化旅游的著名品牌。同时,司马迁文化也会在这一进程中得到弘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