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绝 ——画家黄洪涛美学理念解读
  看人论人品,看画讲气韵。画家黄洪涛低调做人,执着画画;谦和处事,严谨从艺。多年勤奋笔耕,伏案吮毫,绘事大进,声誉日隆。多次入选国




     看人论人品,看画讲气韵。画家黄洪涛低调做人,执着画画;谦和处事,严谨从艺。多年勤奋笔耕,伏案吮毫,绘事大进,声誉日隆。多次入选国家各类美术大展,且屡屡夺魁、摘桂。作品多次被海内外各路方家收藏。洪涛的艺术造诣为美术界与收藏界所瞩目,实在难得,然而,更难得的是,洪涛能一反时下盛行的浮躁、轻薄之风,保持平和的作画心态。不为时尚潮流所动,不为画商钱袋所扰,踏踏实实研讨艺事,不辍临池磨砺笔锋,为探求艺术真谛呕心沥血,不改初衷。“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在商品社会,红尘滚滚,物欲喧嚣的负面效应中,尚能保持这种和谐沉实,清净流畅的心境,是十分紧要的。
     的确,洪涛这人根基稳、内涵深、悟性好。绝对没有偏狂和愚妄。时下,有太多的所谓强人、奇人、高人、能人,总在一逞之能的亮光处,或多或少会显出自负的偏执,甚至竟然莫名其妙地居高临下,凌厉纵横,不可一世,睥睨人生。与这些人相反,洪涛知道治学先做人的道理,知道平常心的可贵,平常心的可为,平常心的至美。艺术这等事,画画这门道,固然自有技术技巧在,但除此之外,顶顶重要的是芸芸亿亿,恒河沙数的众生所常有的那种心态。这种平常心才是搞好艺术的大前题、高境界。
     洪涛自有好心性、好悟性,再加上深厚的艺术底蕴和咬定青山不放松,多年坚持艺术实践的韧劲,达到成功的彼岸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洪涛是美院科班出身,受过严格系统的造型技巧训练,奠定了扎实的写实功力。 画了很多年以后,他决定把主攻艺术的视点锁定在工笔重彩中国画上。在绘画理念,美学追求,题材选择,技巧创新诸方面进行了独到而又大胆的出新和探索。
     我觉得洪涛中国画创新的学术特色,可以概括为一个字——绝。
     怎么个绝法?

     一曰选题绝

     应该说洪涛选题的艺术视角还是相对宽泛的。人物、山水、禽鸟、花卉均有涉猎;主题画、连环画亦不乏佳作。可喜的是聪明的黄洪涛对各类不同的题材,没有平均使用笔墨,在他艺术选题的视野中最后定格的却是旧式蒸气机车、老摩电车和大自然中可爱的生灵黑天鹅。
     戏曲演员有一句口头禅:一招鲜,吃遍天。中国画家也很讲究选题的独特性。中国美术史上唐代有薛稷的鹤,戴嵩的牛,韩干的马;宋代有文同的竹,包鼎的虎,易元吉的猴……至于近代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驴,陈大羽的鸡,李苦禅的鹰,更是脍炙人口,传为美谈。
     黄洪涛的选题可谓前无古人——专画火车头、老摩电。而且图式载体还是工笔重彩。
     好家伙,这火车头(包括老摩电车)黑不溜秋,冰凉梆硬,楞角分明,傻大黑粗,不论在色彩上还是造型上,哪里有什么美感可言?真不知道黄洪涛怎么想的,竟画起了这玩艺儿!
     我只依稀记得:上世纪60年代,卢沉的中国画《机车大夫》画面上出现过火车头(而且画得很棒),但是那只是人物群像的背景,还不是舞台上的主角。好像还有一幅画欧阳海勇拦惊写的中国画,画面深处有一个呼啸而来的火车头,但这个火车头和《机车大夫》中的火车头一样,只是烘托、陪衬人物形象的道具,在构图中也不占主导地位。
     我敢说,如同吴作人第一个把意笔水墨熊猫收入尺幅,黄洪涛是以工笔重彩画火车头(老摩电)的第一人。
     别人不为,洪涛敢为,前人不画,洪涛画了。如果仅此而已,洪涛虽然也可能在画界和收藏界激起波澜,但未必能够产生如今这般大浪排空的轰动效应。令洪涛崛起画坛的更重要的因素,是洪涛凭借自己独到的美学追求,不但把自己想画的别人没画过的题材画出来了,而且还画绝了!
     至于黑天鹅那也是黄洪涛笔下的一绝,虽然画黑天鹅不是始于洪涛,但是像黄洪涛能把黑天鹅画得这样到位,人情味这样足,技巧这样精湛娴熟,实属凤毛鳞角。限于篇幅本文就不再赘述了。

     二曰图式绝

     把火车头(老摩电)堂而皇之请进构图,谈何容易?
     黄洪涛自己给自己出了个大难题。
     依据什么样的美学原则,把这些大家伙装到构图里,而且还要装得美,装得有味,装得巧妙,装得高明,这的确是对画家严峻的挑战。没有金钢钻,谁敢揽这个瓷器活儿。
     前辈画家没有用重彩画过火车头或老摩电,黄洪涛很难找到现成的,可以遵循的技法规范。不但没有成法可依,而且前人在他们特定的时代,特定的艺术实践中,根据自身对艺术的理解而总结出来的,诸如三角形、S形,对立统一,变化均衡,开合有致,前后呼应,黄金分割率等传统章法布局的美学法则,还会成为黄洪涛画火车头、老摩电的桎梏。内容决定形式,新题材、新事物的表现需要,要求黄洪涛必须大胆摒弃某些旧的图式符号,创立属于黄洪涛自己的构图模式。就像潘天寿画山石树木不避讳横平竖直,井字形交叉的呆板,从而使构图别开生面一样,黄洪涛就敢让一个火车头顶天立地塞满构图。虽然用的是密笔,却毫无窒息之弊;虽然缺少曲线变化的阴柔婉约之美,但是扑面而来的现代化工业气息,鲜活的时代感,却令读者感受到一种不可抗拒的,心灵震撼力和视觉冲击力。
     比如《蒸气乐章》、《夕照》、《走过四季》、《震动》就是通过别出新裁的艺术处理,取得了令人叫绝的美学效果。中国山水画讲究营造藏露之境,讲究神龙见首不见尾,山欲高云雾锁其腰。深谙中国传统画理的黄洪涛,巧妙地利用机车排放的烟气,形成虚境,造成与机车车体实境的对立统一关系,使实处不死,虚处不空,虚实、藏露、隐显恰到好处。
有的画构图更绝,干脆截取了机车的一个侧面,一个局部,如蒙太奇特写镜头,一展机车现代钢铁魅力的风采。如《走过四季》、《终点站》。
     《辉煌》的图式更大胆,这幅画采用的是中轴式的对称构图,如此经营位置可是传统构图法则所忌讳的。然而,一经黄洪涛摆布却趣味盎然。那个正对着观众的料罐车却有了灵性,仿佛是一位历尽沧桑的老人,在与观众交流、对话。
在中国工笔重彩的艺术家园中,黄洪涛是有魄力、有胆识的开拓者、探索者。画家敢于突破传统,标新立异的美学理念和艺术追求,不愧为大手笔、大图式、大制作、大符号。

     三曰画法绝

     中国工笔画的传统技巧和写意画一样,也是源远流长。历史上无数画家在重彩人物(仕女)、山水(界画)、花卉、禽鸟、走兽等画科中留下了很多宝贵的成功经验。遗憾的是画火车头、老摩电的技法程式还是空白。所以为了画好这些对象,黄洪涛不但要把传统重彩技法可资借鉴的精髓推向极致,而且还要根据描绘对象的需要,创造新的技法语汇。在把传统技法资源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同时,又与时俱进,更新传统的表现手段,服从表现的需要,融汇、吸纳了油画色彩的丰富表现力,水彩画色彩渗化的透明性,版画鲜明强烈的视觉张力。姊妹画科的艺术营养,便传统的工笔技巧,在黄洪涛的手中跃上了一个新高度。传统勾、皴、擦、染、罩的技法与西画造型手段的巧妙焊接,使黄洪涛突破了中国画工具材料的局限,笔墨功力可谓出神入化。他笔下的中国画既有油画、水粉画的凝重感、浑厚感,又有水彩画的灵动感、飘逸感。能把工笔重彩画到这个份上,没有雄厚的理论学养的根基,没有冲破传统艺术藩篱的勇气,没有多年艺术经验的积累,是断然不可能的。
     站在黄洪涛的画作前,人们感到有一种咄咄逼人的生气要冲出画面。这股气就是一种气势、气魄、气象、气韵。正是这股气升华了黄洪涛作品的艺术含量和文化品位,使画家能够在中国画创作中独辟蹊径,打出了自家的旗帜。
当然,黄洪涛的艺术特色并不仅于此,比如那些内涵双关的标题,如《岁月无声》、《夕照》、《走过四季》、《生命如歌》、《终点站》、《辉煌》等,都是深化主题的点睛之笔。这里就不一一解读了。
     洪涛天赋、学养、勤奋的优势都有,盛年又逢盛世,大好年月还长呢。依洪涛的潜质,我相信,三年五年一高峰,峰峰跃过,更会风光无限。但愿洪涛长驱不舍,勇往直前,以夸父追日的精神,奋力打磨艺术锋锐,待到山花烂漫时再披卷,看波海洪涛升沉,定能张帆催舸,力拔头筹,洪涛定会豪情满怀,事业得志。
     我信、你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