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64名女杀人犯的遗孤叫她“妈妈”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2011年7月21日一篇报告中说,在付广荣和相关部门努力下,2005年8月,辽宁省政府在《孤儿管理条例》中加入了“父母服刑期间,尚没有确定监护人的未成年人,比照孤儿的待遇……”一个人的努力,改变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2011721日一篇报告中说,在付广荣和相关部门努力下,20058月,辽宁省政府在《孤儿管理条例》中加入了“父母服刑期间,尚没有确定监护人的未成年人,比照孤儿的待遇……”一个人的努力,改变了一个省的地方法规,并且影响了全国其它地区,是奇迹吗?不,这是人道主义的胜利,这是中国民主与法制建设的进步。2010年,付广荣击败全球1000多名候选人,与30名人道主义精英人物入围诺贝尔和平奖,虽然,最后她与这个奖项失之交臂,但她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目前,她正在积极备战,准备冲击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

   在沈阳城北的一个小院子里,有64名孤儿叫付广荣为“妈妈”,他们都是来自不幸的家庭,都是妈妈因为不堪忍受家庭暴力把爸爸杀了。他们从小来到这里,生活读书,如今已有两对儿在这里结婚,一对儿生了孩子,六个孩子大学毕业,两个孩子研究生毕业,两个孩子大学在读。

   今年61岁的付广荣,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一些。这是因为在最近的14年当中,她为素不相识的64个孤儿几乎耗尽了心血。

付广荣出身于慈善世家。清末民国的时候,在丹东,她爷爷曾是显赫人物。有盐务的官位,也有好多商号。每到春节,她的爷爷都要把街上的乞丐请到家里洗澡过年。也曾深明大义,毁家抒难支持共产党抗日打老蒋。

   文革中,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付广荣在农村放猪、赶牛、养蚕、当教师、当大队书记、大队长,作为劳动模范,她受过当时的辽宁省委第一书记陈锡联接见。奶奶去世前,对她讲过一句话:“财富要接济困难的人,不要把钱看成个人的。”这句话,影响了她的后半生。

本来,付广荣应该是有个富贵的中年,辉煌的晚年。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却让她选择了一个知识分子、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同时,她也选择了无尽的艰辛。

   在1999年以前,付广荣做了6年的专职律师。如果她从那时一直做到现在,那么,她一定会有富贵和辉煌。这从和她一批的那些律师的现状可以看得出来。可是,偏偏在1999年初,付广荣担任了辽宁省预防未成年犯罪救助办公室主任。

   就在这一年的中秋节,付广荣的命运发生了重大转折。

变卖家产,在省委书记的支持下创建阳光儿童村

     1999年中秋节的时候,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胡炳禄处长请付广荣去女子监狱参加亲情会,并在会上做报告。

报告结束时,一个叫黄艳华的女犯人突然跑到她面前,给她跪了下来。“大姐,帮我找找我的两个孩子吧,我的一双儿女现在下落不明啊,原先我托给了一个邻居老大妈,可是,六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怕呀……”这个黄艳华是因为不堪忍受虐待愤而杀夫进的监狱。

付广荣不能拒绝那种哀求的眼神,那是一个母亲试图从绝望中抓到希望的眼神。

   同样作为母亲的付广荣,擦了擦眼泪对黄艳华说:“妹妹,你起来,大姐答应你。”

   三天后,付广荣按照黄艳华提供的地址找到了收养她孩子的老太太。面前的情景让她惊呆了

   一个小男孩,衣衫褴褛,面容憔悴,蜷缩在没有席子的土炕的墙角里,充满恐惧地看着走近前来的付广荣。这个孩子就是黄艳华的儿子秦家园。当付广荣说明来意以后,那位走路都已经很困难的老人告诉她说:“你把他带走吧,我没有能力养活他。他的姐姐已经被人犯子拐走了,我对不起黄艳华呀,你快把这孩子带走吧,万一哪天我死了,那他就没有着落了。我已经丢了一个,不能再丢了……”老人呜咽着说。

付广荣就这样把秦家园带回了沈阳。

    当这个14个月时就离开母亲的孩子来到监狱时,他根本认不出母亲。已经六岁的秦家园茫然地向前走着,让那些女犯人辩认。突然,黄艳华冲了过来,她一把将儿子拉到了怀中,“儿呀,我就是你妈!”秦家园只是怯生生地看着她,许久,他问道:“你是我妈?妈,这么多年你到哪里去了?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他委屈地向妈妈哭问着。“妈妈,对不起啊,我没能看住姐姐,她,丢了……”听着小儿子的话,黄艳华早已泣不成声。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伏地,爬到付广荣的身边,哭道:“大姐呀,谢谢你帮我找到儿子。可我还是求你收留我儿子吧,等我刑满后,我就去接他。”黄艳华和孩子的泪水,深深刺痛了付广荣的心,她含泪答应了黄艳华。可是,她怎么养这个孩子呢?

   从监狱回来,付广荣开始替秦家园找孤儿院。出乎意料的是,所有的孤儿院都将他拒之门外,理由只有一个:这孩子不是孤儿,不能收留。付广荣跑各级民政部门,结果也都是不能收留。

   万般无奈,她敲开了朝阳孤儿学校的大门,得到的回答竟是:“孩子可以收,但要交4万元钱才行。”付广荣叹了一口气,她将电话打到全国人大法治工作委员会去谘询。得到的回答是,我国法律正在逐步完善的过程,将来这些问题都会得到解决。可能是3年,也可能是5年。

那么,付广荣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付广荣再一次走进辽宁省女子监狱,她要看看,这样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女犯人们听说她帮黄艳华找到了儿子,纷纷围了上来,都哀求她帮忙寻找她们在社会上流浪的孩子。

   王娜娜的妈妈见付广荣一时犹豫,没有立即答应她帮忙找孩子,当场从三楼跳了下去。人摔在了水池子里,好在没有生命危险。高明、高亮的妈妈质问付广荣:“你能收留别人的孩子,为什么不收留我的孩子?”说罢,毅然绝食,并且说,“从今天起,我他娘的不改造了。没有人管我的孩子,快快枪毙我吧。”

   接着,付广荣又对因家庭暴力杀死丈夫而服刑的120多名女犯进行调查,她发现有一半以上女犯的孩子无人照管。她们每个人的不幸经历,还有她们对孩子铭心刻骨的思念,都让付广荣的内心特别痛苦,作为女人,作为母亲,作为律师,作为共产党员,付广荣没有办法漠视这一切。

付广荣先到锦州把王娜娜找到,接到沈阳。然后,拿着高明、高亮妈妈写下的地址,第二天就奔向了赤峰。她坐了火车换汽车,坐了汽车换马车,终于,马车也走不了,她只好叫了一辆“小三轮”,艰难地奔向大草甸子深处。

   第三天下午,她在一个陷在半山坡里的土屋子前看到了一个老太太,老人家听说她是来接高明、高亮的,愣了一下神,突然放声大哭,头不住地往树上撞,“你早来半年就好了……”

   原来,姐弟俩寄养在叔叔家。他们的婶子凶恶,竟不给吃饱饭。8岁的姐姐高明饿得胃穿孔,实在挺不住,就吃了老鼠药自杀了。临死前,她拉着4岁的弟弟的手说:“都怪咱妈,姐走了,你好好地活着吧……”叔叔害怕了,把高亮送到奶奶家,头也不回地走了。高亮想念姐姐,日夜哭泣。有一天夜里,他对奶奶说:“奶呀,我肚子疼……”说罢泪尽而亡。姐弟俩埋在奶奶家的屋后不到一米的地方,奶奶对付广荣说:“埋在那里,离我近,想了,我就看一眼。他们的妈要是回来了,就让她杀了我,把我也埋在那里,奶奶陪着他们……”

付广荣听了这个悲惨的故事,痛不欲生。她在回来的路上不住地对自己说,我能找到他们,一个也不放弃。她回到沈阳,不敢去见高明、高亮的母亲。

   付广荣觉得凭着自己多年当律师积累下来的财富养几个孩子不是问题,于是,在接下来的短短的一个月中,寻找并收养了八个女犯人的孩子。结果,一发而不可收,越来越多的女犯人来请付广荣去寻找孩子。

怎么办呢?

   付广荣咬咬牙,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她将自己320平方米的律师事务所,以80万元的低价位卖掉,又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加上女儿的婚嫁钱,并向朋友借款40万元,又将自己的裘皮大衣、钻石戒指和所有股票全部卖掉。

   做好了这一切,付广荣来到辽宁省原省委书记郭峰家里,向老人家汇报了她要为犯人家的特殊孤儿建一个儿童村的设想。郭峰同志听了,非常高兴,他说:“小付,你做得对。这些孩子的父母犯了罪,可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是国家的孩子,他们同样也是祖国的未来。你是在替党和政府做工作呀,非常好,我支持你。盖儿童村,我有三点建议,一是上学要方便,二是就医要方便,三是交通要方便。有什么困难,你就说,我全力帮你。”

   根据郭峰书记的建议,付广荣选择了邻近沈阳市东陵区前进乡政府的十亩地,那里有小学和中学,有医院,附近还有车站。

   马上就动工了,付广荣再次来到郭书记家汇报。老人家当即给土地部门和电力部门的领导打电话,请他们给儿童村以大力支持。

付广荣拿起铁锹,在地上挖了第一锹土, 她对孩子们说:“这地方以后就是咱们的家了。”秦家园拿出一挂小鞭,兴高采烈地放了起来,一边放,一边高呼:“咱家盖房子了,咱家盖房子了!”

   深冬来到了,工地上下起了大雪。当时正在安装取暖锅炉,能不能如期完工,决定即将进住的孩子能不能过个温暖的冬天。付广荣很着急。沈阳市土地局的局长说:“大姐,你放心,我决不能让孩子挨冻。”这个局不仅提供方便,还给儿童村捐款1万元。沈阳市电力部门派20多名工人,深夜冒雪免费安装锅炉的电缆线。孩子们跟在叔叔大伯后面,抬电柱拉电缆,撵也撵不走。

   在紧锣密鼓中,锅炉安好了,孩子们的屋里暖和了起来。

      2000年的春节,这是儿童村的第一个春节。到这时,已经有30个孤儿来到这里落户。

   付广荣原以为孩子们会欢欢喜喜地过个年,她没有想到,这个三十晚上竟是个泪水模糊的除夕。吃年夜饭,小孩子们不懂事,只管低头吃。大孩子们吃着吃着,不知为什么纷纷放下碗筷,一个接一个地出去了。

   付广荣一路跟踪,发现有十多个孩子躲在厕所的墙边哭。付广荣问:“孩子们,干嘛呢?过年了,要高兴啊,别哭哇。”她不说不要紧,一说,他们哭得更厉害了。

   王仁说:“我在这里过年,我妈却在监狱里……”

   刘爽说:“我姥和我姥爷八十多岁了,不知能吃上饺子不?”

   陈旭干脆大声哭喊起来,“奶奶,我想你!奶奶,你能听见我叫你吗?”

   付广荣叹了一口气,说:“可怜的宝贝们,你们真是孝顺的孩子呀。好办,妈妈明天借一辆车,带你们回家拜年,看你们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

   孩子们擦干眼泪,回到屋里不哭了。

   大年初一,付广荣领着这些孩子,几乎跑遍了全省。她满足了他们要见亲人的愿望,孩子们感激地看着妈妈。

       2000919日,儿童村正式挂牌。到了国庆节,儿童村先后有42名因母亲入狱而在外流浪的儿童投奔到这里。

   他们当中最大的16岁,最小的只有6岁。其中,上学前班的两名,读小学的19名,读初中的17名,读高中的1名,有3名在外学徒。

   金学锋,沈阳人。9岁那年,他的母亲难以忍受他继父的暴力,将其杀死而服刑。金学锋流浪街头,以乞讨为生。他沿着铁路线从沈阳走到吉林,去找生父。不料,见了面,生父只给他40元钱,就撵走了他。

   冬天的时候,他在车站冷得不行,就抢一个妇女的大衣。那个妇女追他,有两个流浪儿看见了,就伸出双脚,把那妇女绊倒了。金学锋逃掉了。两个流浪儿把他领进吉林的丐帮,从此,他走上职业行乞的道路。后来,他从吉林走到广州,又从广州走到石家庄,又从石家庄走到沈阳,整整走了6年。听说有个儿童村成立了,专门收留流浪儿。这个15岁的男孩几乎是一路小跑跑进了儿童村,面对付广荣,他长跪不起,“付妈妈,收下我吧,我再也不想去要饭了。”付广荣没有让孩子失望,她收下了这个流浪儿,并对他说:“孩子,你有家了,不要饭了,从今天,妈不再让你要饭了。”

   金学锋在外面行乞,常常是饥一顿饱一顿,养成了多吃多占的毛病。到了儿童村,他看到端上来了雪白的大馒头,以为数量有限,担心不够吃,就偷偷地藏起来一个。过了一会儿,他看到又端来一盆。他想了想,觉得不好办了。没办法,他把那个馒头扔到了厕所里。正好被儿童村一课外老师发现了。老师很生气,当场罚他站着。

   那是一个风口,金学锋咬着牙挺着。过了好久,付广荣从外面回来,她看见金学锋站在那里瑟瑟发抖,就心疼地问:“你怎么了?”金学锋哭着扑了过来,说出了事情的原委。付广荣大怒,她对那位老师说:“他扔馒头不对,你把他叫到屋里打屁股都行,可你不能让他站在风口上呀?他那么小,冻病了怎么办?就凭这个,你就不配在我这里工作,你没有爱心,你必须离开我这里。会计,算账,让他走。”不管那位老师怎么认错,她还是辞退了他。

   金学锋在那天晚上,曾一连三次问付广荣,“妈妈,这是我的家吗?”付广荣说:“傻儿子,这就是你的家呀。”

   金学峰就这样在儿童村安了家。他在儿童村看到了人世间的真爱。有一天,他跟付妈妈谈心。这个不善言谈的孩子说:“我在广州流浪时,年三十晚上,我的丐帮大哥指着万家灯火对我说,这里没有一个家是我们的,没有一盏灯是我们的。我们将来长大了就去抢那些有钱人,杀死他们。妈,我来到儿童村,我有了自己的家,我看到你,看到社会各界对我们这些孤儿的帮助,妈,这世界真好哇,我长大了不杀人不抢劫。”付广荣听了,连连点头,说:“儿子,你说的对,你进步可真快呀。”这就是道德的感化力量,爱,可以改变一切。

   2001年夏天,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天下着小雨。付广荣正在楼上洗头,秦家园突然跑上来,气喘嘘嘘地说:“妈妈,妈妈,门口来了个小姐姐背个书包跪在院里”。她听了这话,急忙跑下楼。她真的看到一个瘦小的女孩跪在那里。

   付广荣说:“孩子,有什么话起来说好吗?”女孩说:“我叫肖雪,我是从法库走着来的,我老师说你能救我妈妈,她看到登您事迹的报纸,我拿着报纸就走来了,付妈妈,我走了三天了。你要答应救我妈妈我才起来。我的妈妈马上就要被枪毙了。”女孩手握一张湿了的报纸,全身冷得发抖。付广荣说:“我答应救你妈妈,孩子,快快起来。”她把女孩儿领上了楼,女孩儿哭诉了她家里发生的不幸。原来她的妈妈忍受不了爸爸长期的殴打,无奈之下杀死了爸爸,因为情节恶劣被判了死刑。

   肖雪说:“只要妈妈还活着,哪怕她一生在监狱里蹲着,我心里有妈妈还活着的念想就行了。付妈妈,我求您了。”付广荣听到这里,忍不住哭出了声,她答应了这个可怜孩子的要求。  

   为了肖雪,付广荣到处奔走,她拿到了肖雪家乡全村人联名签字的信,信中披露了她父亲对她母亲残酷暴力行为。最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肖雪妈妈死缓。当付广荣领着肖雪来到监狱时,肖雪的妈妈给她跪下了,并把肖雪托付给了她。

   2001年中秋节,孩子们手捧鲜花和月饼走进了辽宁省女子监狱。一排是穿着一新的孩子,另一排则是他们的母亲。那些因为反抗家暴而失手的不幸的杀人犯。

   她们当中,有些被判处死缓,有期徒刑年限最短的也达十几年。

   李娜 ,她妈妈杀死爸爸时,她才不到3岁,9年过去了,完全忘记了妈妈的模样。她的妈妈从住进监狱也从来没有家人去看过她。想念女儿,已把她想成了疯子。当付广荣领着李娜进监狱小号看她时,她根本没有了理智,付广荣给她拿了一大包水果,她一下扑上去压在身下。12岁的李娜看到此景,大哭着跑了出去。跑到一半,孩子突然折回身子,“扑通”跪倒在地,撕心裂肺地哭叫道:“妈妈!”

   孩子们扑到妈妈们的怀里,给妈妈们念课文,给妈妈看奖状,妈妈们哭得不行,最后,竟一齐抱起孩子给泪流满面的付广荣磕头。

   2002年夏天,英国牛津大学的学生维立斯来儿童村做义工。他在这里住了15天。回国后,正赶上牛津大学校庆,维立斯把他在儿童村和孩子们的照片贴满了整个校园。在全校庆祝的大型派队会上,维立斯讲述了儿童村的故事,讲述了他在儿童村的感动。当场好多学生每人1英镑捐款,5000多人参与,共捐了5000余英镑,委托维立斯转交给远在中国的儿童村。

孩子们在爱的环境里健康成长,儿童村哭着走出了第一个研究生

   付广荣不仅给了孩子们稳定的生活,在思想上和学习上也给了他们足够的教育。

   这里三分之一的孩子都一直在外流浪没有上过学,有的孩子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开学前,付广荣一连两天组织他们一起讨论上学的事。她给孩子们讲学习的重要性,告诉他们,知识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付广荣曾当过教师,还当过四年的班主任。对这些失去双亲曾在社会上流浪,曾受过别人虐待,也养成了许多不良习气的孩子,她很有一套自己的独特教育方法。她的主要方法,就是爱他们,就是拚命对他们好。

   秦家园来到儿童村后,一直有个强烈的要求,就是认个爸爸。他14个月的时候,妈妈杀死了爸爸,他对爸爸没有概念。他每见到一个男老师,就可怜巴巴地请求:“老师,你当我爸爸呗,行不?求你了。”没有人敢答应。小家伙常失望地低着头走开。付广荣看到孩子的样子,心里针扎一样的难过。多可怜的小宝贝呀

   有一天,辽宁省司法厅组织部的田广华部长要来儿童村视察,事先,付广荣对他说:“田部长啊,我那个小儿子只有6岁,他从没有见过爸爸,现在来了,见了男人就求人家做爸爸,太可怜了。他要是叫你,你就答应吧,给孩子一个念想。你也不用多想,你给他带点糖果就行。”田部长说:“这没问题呀,我满足孩子这个愿望。”

   田部长来了,付广荣对秦家园说:“儿子,你快叫爸爸,他是你的田爸爸。”田部长拿出糖果,秦家园惊喜地叫了一声:“田爸爸!”然后,拎着糖果跑到院里大声喊:“我爸来了,我有爸了,快来吃呀,这是我爸给我买的糖……”付广荣流着眼泪说:“谢谢你,田部长……”

除了极特殊情况外,她一般是不发火的,总是笑容可掬地叫孩子们为“宝贝”。每当孩子犯了错,她都要先给孩子解决困难,与他谈心,讲警示性的故事,一直讲到孩子自己承认了错误,她才顺势讲出道理。

   只有一次,是个例外。王仁因看到儿童村要盖新房,妈妈天天为木料发愁。他就在夜里带了二十多个孩子去附近工地偷了半车的木料。付广荣发现后,气极了。她没有想到,这么可爱的孩子,竟能成群结队地去偷人家的东西。

   她把二十多个孩子叫到院子里集合,孩子们齐刷刷地跪了下来。付广荣手持一根木棍,她还没有举起来,眼泪却下来了,“你们……太给妈妈丢脸了……”“妈妈,我们是为了修房子……“我知道你们是为了咱们家,可是,你们这样就把咱们家修成了贼窝呀。”“妈妈,你打我们吧,我们错了。”付广荣费了好大的劲,总算把棍子举起来了,却又无声地掉在了地上,她哭着说:“宝贝们,妈妈下不去手哇……”

   最后,孩子们在她的带领下,把木料送回了工地,并给施工单位道了歉。

   在教育孩子的同时,付妈妈不忘用爱去给他们疗伤。

   苏健全,盘锦人。10岁那年,妈妈把爸爸杀了,鲜血喷了他和姐姐一身,姐姐当场吓疯了。他来到儿童村后,一直挂念下落不明的姐姐。付广荣对他说:“儿子,别着急,你看妈妈的。”她费了两年的时间,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苏健全的姐姐。付广荣把这个可怜的女孩送到医院治好了病,在一个工厂食堂安排了工作。苏健全的姐姐重获新生,很快与人相爱。付广荣给她置办了嫁妆,送了一台电视机。有人不理解,问:“为什么要花这笔钱哪?”付广荣说:“他弟弟是我儿子,她就是我女儿,我当然要像妈妈那样把她娉出去。”在婚礼上,主持人问:“新娘的妈妈来了吗?”付广荣在下面高声喊道:“妈妈在这里呢。”说罢,带着苏健全大步走上台去,来宾们都知道这个故事,大家含泪热烈鼓掌。

涂丽娜,蒙古族人。2000年,她12岁。妈妈和哥哥联手将暴力的继父杀死。她来到儿童村的第三年夏天,哭着对付广荣说:“妈,我想我哥了。他被抓走四年了,从来没有人去看看他。我心里难受,我想他,惦记他呀,我没心思学习。”付广荣说:“闺女,别急,妈明天就带你去。”说罢,当即打电话给老朋友、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的胡炳禄处长,她说:“胡处长,我明天要去海城少年犯监狱,你陪我一起去呗?”胡处长说:“行啊,我正好明天有点时间。”

   两人领着涂丽娜到了海城,涂丽娜的哥哥正在打石头,16岁的少年竟变得很苍老。妹妹冲过去,抱着哥哥大哭。付广荣灵机一动,对涂丽娜的哥哥说:“孩子,跪下,叫胡爸爸。胡处长,他妹妹是我女儿,你认了这个儿子吧,我们现在是亲戚了。”胡处长一愣,马上当众宣布,说:“好,我就认下这个儿子,从今天起,我们跟他结队子了,我要亲自帮助他教育他。”

   从此,涂丽娜的哥哥进步特别快,成了劳改积极分子。最后,提前一年释放。付妈妈给他拿钱让他学开车,学成后到一家公司工作。现在自己买了套60平方米的房子,娶了个大学生。

   苏健全和涂丽娜幼小的心灵里不再有阴影,他们一心一意地健康成长。

   王天庆,1989512日出生在辽宁义县刘龙台镇山下村。爸爸吃喝嫖赌,经常殴打妈妈。在他4岁的那年,妈妈奋起反抗,失手杀死了爸爸,偷偷将爸爸埋掉。三年后,投案自首。他7岁的时候,妈妈被判死缓住进监狱。他从此开始流浪乞讨。200010月,他11岁那年,女子监狱的领导把他送进沈阳儿童村。

   付广荣看到一个瘦小的男孩向她走来。他穿了别人给他的一件黄色棉大衣,大衣上面补了三块补丁,一块白补丁,两块黑补丁,因为黄棉袄过于肥大,他在腰上捆条麻绳,总算不飘荡了。他见人也不说话,只低着头。付广荣一把将他拉过来,搂在怀里,她说:“不怕,以后,你就叫我付妈妈,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再不会吃不上饭,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走,跟妈妈进屋换衣服,妈妈明天就送你上学。”

   王天庆没有吱声,跟着付广荣走了。让他换衣,他就换衣,让他吃饭,他就吃饭,始终不说一句话。

   王天庆,按年龄应该上4年级,但是他只上过一年学,付广荣动员他从2年级开始念,可是他坚持从3年级念。拗不过他,付广荣同意了。

   第二天早上,付广荣把王天庆送到了学校,然后,她就忙自己的事去了。直到晚上,她才想起了王天庆。她到处找,也找不到。就在这时,东大墙下,传来了一个男孩子的哭声。付广荣跑去一看,正是王天庆。孩子手捧着新书,哭得又伤心又快乐。付广荣问道:“天庆呀,你怎么了?”王天庆回转身来,哭着说:“妈,我没想到我还能上学,这是真的吗?”付广荣说:“儿子,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呀。”

   一至二年级的课,付妈妈请外来老师给王天庆补课。王天庆说从二年级开始念,他是有自己的成算的。他每天早晨4点半起床看书,晚上9点,儿童村院子里统一关灯,他自己就点蜡烛在学习室里做题。他每天早起晚睡,付广荣每天都要嘱咐厨房师傅给他留饭放在锅里。他如饥似渴,班级每次考都是前两名,他在学校每次都被评上三好学生。

   付广荣劝他要注意休息,他说:“妈妈,我不拼命学怎么能补完两年的课?”

   高考那一天,付广荣和所有家长一样,一直在考场外等他陪他。天那么炎热,她也不忍心离开,天下雨了,她仍撑着伞站在那里。

   终于,最后一门课考完了,王天庆飞奔而出,一把抱住了他的付妈妈,说:“ 妈妈,我考完了,我一定能考上。”

   他考上了辽宁科技大学,但是他自己觉得不理想,来征求妈妈的意见,付广荣告诉他,“只要有梦想,什么大学不重要,妈妈相信你一定行!“在大学的4年时间里,他把研究生的课全读完了。

   四年的大学读完了,2011年冬,王天庆如愿考上了研究生。研究生还没毕业,他就因成绩优异,被国家某部从学校挑走,到北京工作了。临走的那一天,王天庆跑回沈阳,到处找妈妈找不到。后来,他听儿童村的弟弟妹妹说:“妈妈在会议室开会。”他不敢打扰,匆匆来到会议室门前,跪了下去。他跪了一个多小时,终于,门开了,他的付妈妈走了出来,王天庆大叫一声:“妈,我要到北京的部里工作了。”付广荣扶起他,含泪说道:“妈的好儿子呀,你真行,你是咱儿童村第一个研究生啊,是第一个进京到部里工作的人哪。”

   今年的“五一”节,王天庆把未婚妻领回来了。看着心爱的儿子,现在有女人疼了,看到他们相依相偎的样子,付广荣高兴得哭了起来……

王天庆的未婚妻是沈阳师范大学毕业,又漂亮又贤惠,是学金融的,家境也很好。付广荣听了儿子的介绍,特别满意。王天庆说,“妈,我有福,因为我今生遇到两个最重要的人,一个是您,您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还有一个是她,她将陪我走幸福的人生。”

   付广荣问道:“妈妈留给你最深最难忘的是什么?他说:“是妈妈不屈不挠的精神,还有妈妈经常告诉他的话。“黄连苦贫穷更苦,登天难求人更难。知识能改变人命运,一个人不能像蚂蚁一样无声无息地活着,再无声无息地死去,活着要有价值……”付广荣摸着儿子的头,说:“你还记着?”“妈,我当然记着,这是我的座右铭。”付广荣笑了,说:“我儿子的记性就是好。”王天庆告诉付广荣说,“妈妈,我还想学习,我要考美国麻理工大学。”付广荣说,“孩子,你只要能考上,妈妈砸锅卖铁也供你。”

儿童村成长出了爱情,诞生了第三代

   201337日上午,孙小娟生下宝贝女儿。她是那么漂亮,那么乖。

   孙小娟睁大泪水模糊的双眼看小宝贝,她的丈夫王仁也目不转睛地看,眼泪一滴一滴地滴下来。

   20057月末的一天,孙小娟从大连报关学校回到沈阳阳光儿童村探亲。她是回来看妈的,还有那些兄弟姐妹。

   突然,孙小娟发现两束目光正从高处射下来,是那样的特别。墙上,正坐着儿童村的第一帅哥王仁,他停止了手中的吉他弹奏,目不转睛地  看着孙小娟,他过去从来不这样的。孙小娟有点害怕。

   片刻后,王仁说:“嗨,小娟,你回来了?”吓了孙小娟一跳,她慌忙说:“啊……回来了,我……”半年不见,王仁又长高了,也壮实多了。可是,他今天为什么这样看自己?天哪,他跳墙走了,腋下夹一把琴,还那么敏捷。他简直像个强盗。孙小娟不再看矫健的背影,向妈妈的办公室走去。

   妈妈一抬头看见了她,“小娟,你回来怎么不给妈打个电话?”妈妈抱住了孙小娟。6年前,孙小娟带着两个妹妹流浪到这里,就是付广荣妈妈收留了她们。是这个妈妈,把她们带大,并供她们读书,现在又把孙小娟送到了大连报关学校读中专。

   妈妈摸着孙小娟的头,看了好半天,说:“别哭,妈知道你想我了。半年不见,我的娟子又长好看了。你呀,是咱儿童村的一朵花,是妈妈的掌上明珠。性格好,学习好,人长得也好……”

   妈妈正说着呢,王仁带着儿童村的兄弟姐妹们冲了进来。他们不由分说把孙小娟抬到了操场。然后抛向天空,再接住,再抛。奇怪的是,王仁这回闹和以前不一样,他突然变得客气了。

   天哪,他们最后一次没有接住孙小娟,让她一下子压倒了王仁,孙小娟把他的眼镜压坏了。大家不闹了,有点发愣。王仁说:“没事。”

这一宿,从不失眠的王仁却失了眠。第二天上午,形势发生了巨变。

   那天上午,王仁在宿舍里坐立不安。从他窗口里传出来的吉他,再不是以前那样的懒散那样的忧伤,而是像奔腾的江水,还像燃烧的火焰。终于,他的吉他嘎然而止。他在屋里站定了。他叫来弟弟王义。

   “你去找孙小娟,对她说,我要和她谈恋爱,问她同意不?”

   王义飞奔而来,他把孙小娟叫到夹道里的大树下。愣头愣脑地问:“娟子姐,我哥要和你搞对象,问你同意不?”孙小娟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王仁,是儿童村的王子,他长得帅,为人侠义,儿童村的孩子不管是谁被社会上的野孩子欺负了,他都要出面去干涉。他会画画,会弹琴。孙小娟早就在心里喜欢上他了。可是,她不敢说,她怕王仁看不起自己。

   王义飞奔而去。很快,王仁,那个骄傲的大男孩就从宿舍飞了出来,长发在风中急急地向后飘。他飞到了孙小娟身边,一把将她抱住。

她们谁也没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哭。  

   1999年末,王仁带着一个弟弟,孙小娟带着两个妹,投奔到儿童村。那时,他们还都是孩子,在弟弟妹妹哭着跟他们要爸爸妈妈的时候,他们的心在流泪,可是还要假装坚强地抱他们。多少年来,他们多想有个人也能抱抱自己呀。

   许久,王仁对孙小娟说:“小娟,我要和你一直好到死,这辈子再不换人了。”孙小娟含泪答道:“哥,我要跟你一辈子,我们这回可是要有个完整的家……”

   他们是一对苦命的孩子。

   王仁的爸爸酗酒成性。喝多了,就打妈妈,妈妈的胳膊被打断了,可他仍是要打。每次喝醉,妈妈都要带着他们这对孪生兄弟躲到破庙里。1995年,王仁和弟弟王义只有9岁。有一天,爸爸喝完酒再次殴打妈妈,妈妈为了活命,持刀反抗,爸爸被砍伤,仍在大叫要杀了全家。小哥俩听了这话,扑过去把爸爸按倒,帮助妈妈杀死了爸爸。妈妈被捕入狱,判了死缓。小哥俩先是在一孤儿院生活了三年,后来,爸爸的单位拿不出钱来,他们被赶了出来。小哥俩回到老家鞍山,到处流浪乞讨。狱中的妈妈听到这一消息,天天哭闹,拒绝改造。有一天,监狱长找到了付广荣,对她说:“付大姐,求求你收下那两个孩子吧,他们太可怜了。”

   就这样,王仁带着弟弟一脸茫然地走进儿童村。

   就在这一年的秋天,孙小娟的妈妈被爸爸杀死了。几乎是和他们家同样的原因。孙小娟爸爸也是酗酒,越喝越穷,越穷越喝,醉后就打孙小娟妈妈。妈妈提出离婚,爸爸说:“你要离婚,我就杀了你!”结果,有一天,他真的把妈妈杀了。孙小娟放学回家,妈妈就躺在血泊里了。爸爸被抓了起来,同样判了死缓。

   孙小娟姐妹四个,大姐在城里打工。奶奶年纪大管不了她们。孙小娟只好领着两个妹妹到处流浪。有一天,她们从老家凌源,来到了阳光儿童村。付妈妈把她们紧紧搂在怀里。

   那天,王仁在儿童村的一棵大树上和他的兄弟们瞭望“敌情”,突然,他发现了孙小娟。他大声地对同伴说:“嘿,看哪,来个黑眉毛的小丫蛋!”说罢,飞快跳下树率人向大门这边冲过来。

   王仁率人跑了过来。他晃了晃握紧的拳头,对孙小娟说:“黑眉毛,这是你们的家,以后,你们再不用流浪,再不会有人欺负你。”

从此以后,孙小娟有了外号“黑眉毛”,他与包括王仁在内的63名孤儿生活在一起。王仁14岁,他长得高高大大,孙小娟12岁,长得又瘦又小。

孙小娟和王仁相爱后,彼此都有奇异的变化,那就是他们的生命重新泛出了绿色。一切都是新鲜的,一切都是芳香的。王仁,变得安静了好多,他不再冲动了。孙小娟,这个被儿童村的人称为忧郁公主的女孩,突然变得爱说爱唱了,每次周末晚会,她都是女主角。妈妈说:“我才发现我的小娟还是个明星呢。”

   转眼,孙小娟的暑假结束了,孙小娟要离开王仁去大连上学了。

   王仁说:“不行,我也要跟你去上学。”孙小娟问:“你怎么跟妈说?”王仁说:“我就说喜欢上了你,我要去大连念书,也保护你……”

孙小娟想了想,同意了。

   妈妈听了王仁的陈述,微笑着说:“儿呀,小娟能看上你,说明你进步了。但,……你们必须分开。”

   “妈,为什么呀?”

   “因为你们都是孤儿,妈希望你们都能找一个有完整的家的人。”

   孙小娟说:“妈,像我这样没家的人,谁会看上我?又穷,爸爸又在监狱里……”妈妈说:“正因为这样,妈妈才不同意你们。你们结婚了,一方家长也靠不上。虽然有我在,可我还要管那么多弟弟妹妹,你们的日子不是要越过越穷?有一天,我没了,谁还管你们?”王仁哭道:“妈,我们不怕穷。我们在一起就是快乐,就是一个家,这就够了,我们什么也不要。”妈妈说,“还有一点更严重,你脾气那么不好,你会打坏我的小娟的。她从小受了那么多苦,她再不能受苦了。”王仁说:“妈,我不会的……”妈妈生气了,厉声说:“你要听妈的话……”

       王仁听到这里,三下两下爬到了房顶,掏出一把小刀放在了胳臂上,大声说:“妈,你要是再这样说,我就把这这条胳膊拉掉……”

   妈妈手指着王仁,颤抖着说:“我的傻儿子,下来吧,妈同意还不行?”

   王仁扔掉刀子,跳下来,紧紧地搂住妈妈,高声说:“谢谢老妈……”孙小娟控制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

   妈妈同意了王仁到大连报关学校上学。

   学校里,女生在校外,男生在校内。王仁每天早上5点起床,要到校外接孙小娟回校吃早餐。有一天,孙小娟对他说:“你这样太辛苦了,我自己和同学吃吧。”他听了,脑袋摇得像拔郎鼓,“那不行。”

   有一天早上,王仁没来接孙小娟,那天下着雪。孙小娟打电话,他也不接。孙小娟吓坏了,以为他跟谁打架了。到了男生宿舍,这才知道王仁发了高烧,正在吃药。孙小娟问,“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呢?”王仁说:“怕你担心,我出点汗就好了。”

   孙小娟转身跑到楼下,给他买了一大包好吃的。王仁真是饿坏了,他一下子全吃光了。他把嘴巴一抹,说:“我好了,走,哥带你踏雪去!”

       大连,那天是一片雪世界。那么晶莹,那么美好。孙小娟蹲着,王仁拖着她的双手。从学校,一直到老虎滩公园,孙小娟就像小时在老家坐雪橇一样,那么飞快,那么轻巧,那么开心。

   到了海边,孙小娟站了起来。她看到,深碧色的大海在飘舞的雪花中翻卷,一对对海鸥翩然起飞,几缕从云层里溜出来的霞光把它们的翅膀镀成金亮亮的。

   突然,孙小娟忘情地扑到心爱的哥哥怀里。

   “怎么了,小娟?”

   “哥哥,我好幸福呀,我好想哭,这是我吗?我真会这么幸福吗?……我害怕有一天我们老了、死了,我再也找不到你了,你也找不到我了,我们谁也想不起谁了……”

   “你放心,小娟。要是死了,我们就再轮回一次,到时,我还要你这个妹妹,别人,我谁也不要!”

   本来,根据成绩和表现,孙小娟是要毕业留校工作的。可是王仁念到一年的时候,突然向她告别,说:“我上课如听天书,我还是回去吧。这要是美术学院和体育学院,我保证能念好,这个不行。小娟,你好好念吧。”孙小娟一听,不顾王仁的反对,不顾学校的挽留,毅然决然地跟着他回到了沈阳。

   就这样,孙小娟到超市里做了会计,王仁在电脑城打工。他们的每一天都是唱着歌度过的,孙小娟的小妹妹对她说:“二姐,看你的样子,真是做了神仙呀。”

   20127月的一天,妈妈把他们叫到了她的办公室。她说:“你们处了七年了,妈妈看到你们确实很般配,你们的感情是真实的,你们真是长大了,结婚吧。”

   王仁说:“妈,你就别操心了,我们领个结婚证,租间房子就行了。”妈妈说:“不行,妈要给你们办得体面些,你们是孤儿,可你们是国家的孩子,你们不能受委屈,妈要让全社会的人都看看,没有了爸妈的孩子是怎么结婚的。还有赵立伟、李娜,妈妈要同时给你们办。时间是818日。”

   经过10天的筹划,817日那天,妈妈把他们叫到了身边。妈妈说:“你们的婚礼,妈已设计好了,就在我们儿童村的院子里,我们摆100桌筵席,社会各界关心你们的爱心人士,省市委领导、沈阳军区离休的将军们都要来参加,还有我们儿童村的邻居们,中信银行送给我们一口肥猪,两位大企业家分别开着两辆陆虎吉普车拉你们,这是你们的婚车……来,小娟,试试这身婚纱……”

   孙小娟听傻了,这是真的吗?在妈妈为她披上婚纱的那一刻,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她说:“妈,我没有想到我还能结婚,更没有想到我的婚礼是这样的隆重。”妈妈也哭了,她说:“妈也没想到,你来时那么瘦小,没想到,你能长成这么漂亮的新娘。”妈妈抱着待嫁的女儿,两个越是说不哭,却哭得越厉害。

   2011818日,沈阳阳光儿童村的大院子里一片明媚。孙小娟和王仁、赵立伟和李娜两对新人“和谐大家庭主题婚礼”如期举行。婚礼由辽宁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共青团辽宁省委、沈阳军区联勤部第四干休所、辽宁省孤儿创业培训基地联合主办。

   婚车从儿童村的大院出发,在沈阳城转了一圈后,又开回了儿童村。儿童村的大院里座无虚席,有1000多人。

付广荣妈妈领着孙小娟走上红地毯,悄悄地对她说:“娟儿,去吧,爱你的人在那里等你……”孙小娟听了这一句话,突然转过身子,给妈妈跪了下来,她大声哭道;“妈,谢谢你……”王仁也跪了下来,孙小娟的两个妹妹,王仁的弟弟王义,另外一对新人,他们全部围过来,跪在了妈妈面前……

   来宾们纷纷落泪。

   王仁手持话筒,对大家说:“我们是孤儿,可妈妈说得对,我们是国家的孩子,国家就是我们的家。我们感谢妈妈!感谢国家!”

   孙小娟说:“从今天起,我……我也有家了。谢谢妈妈给了我们一个家,我和王仁会格外珍惜。”孙小娟和王仁幸福地拥抱在一起。

   宴世禄等十几位老将军赶来,他们送来了被子、褥子。宴老将军对王仁说:“你讲得好,你们是国家的孩子,你们要抬起头来,和大家一样好好生活,爷爷祝福你们。”

   儿童村的邻居们,那些大爷大娘送来了炊具。80岁的张奶奶对孙小娟说:“我是看着你们长大的,以后哇,你们要好好过日子,缺什么就跟奶奶说。”1000多名来宾都给他们带来了礼物和祝福。

   在儿童村的团圆宴上,王仁擦擦眼泪,对大家说:“哥是高兴啊,你们知道,我是不喝酒的,现在我们把杯子举起来,为妈妈健康长寿干一杯。”杯酒相撞,孩子们饮下的何止是酒,还有感激的泪……

   妈妈的泪再也禁不住,扑簌簌掉到了杯子里。

   20129月,孙小娟发现自己怀孕了。生吧,担心自己养不起,不生,太可惜了。两人拿不定主意,找到了妈妈。妈妈说:“要,要,要。我  要当奶奶了,儿童村要三世同堂了。这多好哇。”两人愣了,他们抱住了妈妈。

   孙小娟怀孕6个月后,妈妈来到他们家,她对王仁说:“从现在开始,妈每月给小娟1000元的营养费,让小娟多吃好的,她一个人两张嘴呀……”

   在检查中,发现孙小娟的胎位不正。她对妈妈说:“妈,我不敢去医院,太贵了。”妈妈说:“丫头,你放心,妈想办法,决不能让孩子生在马路上。”于是,妈妈操起电话,给沈阳共济爱婴医院的江峰院长说明情况,妈妈说:“恳请你们帮帮忙,你们能不能少收一点费用,就当是可怜她了……”她就像一个妈妈一样向医院祈求,江院长感动了并当即做出决定说:“付妈妈,你放心,我们分文不收。”

   201332日上午,医院的党支部书记王玉霞驾车来到儿童村,把孙小娟接到医院。王书记对她说:“孩子,放心,这里就是你的家”

7日上午9时,孙小娟就要进手术室了。王仁对她说:“小娟,你听好了,你是我的全部。”忽尔,他转过脸去,对医生说:“如果出现危险,恳请你们一定要保大人。”妈妈对孙小娟说:“娟儿,你进去吧,妈在这里陪你呢。”

   1016分,孩子降生了。一张粉团团的小脸,大眼睛又黑又亮,看了孙小娟一眼,就委屈地大哭起来。妈妈第一个冲到门前,抱起小孙女声音颤抖泪水涟涟,“奶奶的宝儿啊,不哭,奶奶在这儿。”王仁大步走了过来,“娟儿,你没事吧?”孙小娟说:“我,没事……”可是,话一出口,泪水就夺眶而出。

   一周后,孙小娟和孩子出院了。她刚走出医院的大门,天哪,她看到了鲜花的大潮,儿童村,她那60多名兄弟姐妹,一齐冲了进来,人手一束鲜花。

   他们说:“我们来接小侄女回家……”那一刻,孙小娟和妈妈、王仁、还有她们的小宝贝全部被鲜花覆盖了……

付妈妈率64名孤儿,儿童村仍在艰苦跋涉

   目前,在阳光儿童村,住着64名因家庭暴力导致的特殊“孤儿”。

   付广荣说:“我其实真的很难,这64名孩子,平均每月的生活费一般得需要6万元。这还不包括孩子每学年的学费,早些年这些孩子一年的学费应交4万元。因为资金紧张,我只交了23万元。”同时,付广荣为了照顾这些孩子,她又雇了4个人,现在一年下来,儿童村最低支出就需要60多万。这对付广荣来说不是个小数。

   为此,付广荣多年的积蓄已经花光了。为了增加收入,她一人给5家单位担任常年法律顾问。同时,不顾年迈体衰,她不断接收各类经济案件。即使这样,她的收入还是很难维持儿童村的支出。

   付广荣最害怕的是孩子生病。她说,孩子的一次生病支出,常常让她元气大伤。去年国庆节,儿童村的许多孩子得了流行感冒,4天的时间内所有的孩子都倒下了。这4天,孩子看病的医疗费就花去4000元,家里已经没钱了,付广荣一着急,一下子也病倒了。

    2003年春天发生这样一件事。那天,9岁的梁俊华正在院里玩呢,玩着玩着,突然倒在了地上。付广荣吓坏了,这个孩子是她千辛万苦从内蒙古找到的。

   梁俊华4岁的时候,妈妈因为反抗家暴把他爸爸杀了。他奶奶领他和哥哥大郎、弟弟三郎在草原上乞讨。有一天,他被毒蛇咬伤,一个牧民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医院的院长正好看到央视在介绍付广荣的事迹,就给她打了电话。付广荣亲自到草原把他们三兄弟接来。5 年过去了,母子情深。

   现在梁俊华昏倒了,付广荣心急如焚。她命司机开车,带孩子到附近的小医院。这里的医生诊断是颠痫病。可是,打了点滴,梁俊华还是不醒。付广荣就觉得不对,她要带孩子去大医院。司机说:“没事呀,一会儿就好了。”付广荣说:“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走。”说罢,她抱起孩子就走。司机听她这样说,只好开车奔向一家大医院。路上,梁俊华屙了肚子,付广荣一身都是屎。她只好抱孩子下车,找了一家澡堂子,人家见状,不让进屋,嫌臭。她只好跟人家要一盆水,在外面给孩子洗屁股,没有手纸,她就从脖子上取下女儿给她从英国给她寄来的纱巾,给孩子擦屎。那条纱巾很名贵,付广荣平时穿戴朴素,就因为是女儿买的,她才系上。此刻,她顾不了女儿的深情了,他要救儿子,救一个与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儿子。

   到了那家大医院,人家提出少3000元不收入院。当时,她手里只有600元。双方僵持着。突然,素来文雅的付广荣疯了一样大叫起来:“我儿子瞳孔已经放大,他要是死了,我就和你们拚命。收下,你们必须救人!我以一个母亲一个律师的身份,命令你们救救我的儿子。”值班院长听说是儿童村的付妈妈在哭叫,连忙安排抢救。

   付广荣赶紧给一企业家朋友打电话,“大哥,我家二郎在抢救,我没有钱了。”那位企业家说:“你别着急,我一小时后就到。”

梁俊华活过来了,医生说:“再晚来20分钟,孩子就完了。”

   今年春节,付广荣得眩晕症住院。梁俊华等20多名孤儿日夜守在她的床边。他说:“妈妈,你快好起来吧,我现在长大了,我要养你。”付广荣笑道:“要是你将来娶媳妇,她嫌弃妈妈呢?”梁俊华说:“她敢?到时咱们家你说了算。我要妈妈,谁也不能代替妈妈。”

   2004的春节,是付广荣和她的孩子们最困难的时候。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付广荣手里一分钱也没有。按照惯例,她要给孩子们准备年饭,她要带领孩子们放鞭炮,她要给每个孩子一个装有10元钱的红包。

   可是,她那天什么都不能做。那天中午,她一个人倚在窗台上掉眼泪。她对自己说:“付广荣,你真没本事啊,眼瞅着过年了,你两手空空,我看孩子们给你拜年时,你怎么办?”小孩子们不知道妈妈的心思,依旧在院里疯跑,他们唱啊跳啊,嘴里不住地高喊,“过年喽。”大儿子赵立伟走了过来,他问道:“妈,你怎么了?”付广荣说:“儿子呀,咱家这个年过不下去了,妈没有钱买年货了。”

   赵立伟说:“妈,你放心,天老爷不会为难我们的。妈,我们这些人什么都不讲究,我们是没爹没妈的人,是要饭的人,能聚在您这里,我们就知足了。我们什么也不要,走,我们吃饭去。”

   当天晚上九点钟,央视播出了付广荣创办儿童村的事迹。辽宁省司法厅新上任的张家成厅长的夫人看了,非常感动。她对丈夫说:“家成呀,人家这个大姐是给你们的犯人养活孩子,过年了,你们应该去看看人家呀。”张厅长说:“可不是咋的,我忙忘了。”说罢,马上打电话给办公室,让他们做好准备,明天去儿童村给孩子们拜早年。

   第二天早上, 这位张厅长买了三口大肥猪,还有米、面、油,还有一万元的现金,到儿童村给孩子们开春节晚会。付广荣热泪盈眶。孩子们在台上自编自演节目,其中有句答谢词,让人听了心灵震撼“谢谢党和政府不嫌弃我们,我们要好好学习,我们要爱我们的国家,因为它爱我们……”

   不舍的母子情,爱心妈妈萌生了新理想

   让付广荣欣慰的是,她多年来呼吁全社会重视罪犯家里的孤儿,给这个群体的关爱。终于有了结果。她为此走了一条很遥远的路。

2000年,她上书辽宁省人大、辽宁省高级法院政策研究室,建议下条文,在法院判父母刑的时候,把没有监护人的孩子,用司法建议的形式把他们委托乡村、街道一级政府监管。同时,她又写信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要求对没有监护人的服刑人员的孩子,比照孤儿,享受相应的待遇。

她呼吁了整整五年,一共写了30多封信。

   20058月,辽宁省政府在《孤儿管理条例》中加入了“父母服刑期间,尚没有确定监护人的未成年人,比照孤儿,享受相应的待遇……” 这一条文,让这群孩子有了生命的依托。

   2009年秋天,儿童村的孩子都长大了,只剩了两个小的。付广荣决定卖掉院子,带两个小孩子回家,她干不动了。另外,省里有了政策服刑人员的孩子可享受孤儿待遇了,从此再也不用她去收留抚养了。

   付广荣对18岁以上的孩子一一进行动员,让他们到社会上创业。她说:“妈妈老了,你们要出去工作。是时候了,你们长大了,要自己闯。”

   孩子们听了妈妈的话,都出去了,可是,社会向他们板起了脸。付广荣看到的是这样痛心的现实。

   一个孩子找不到工作,饿昏在劳务市场,被人抬了回来;一个孩子被坏人挟持去抢劫,中途逃了回来;一个孩子被人骗去当男妓,从汽车上跳下跑回来。

   付广荣找到省民政厅,那里的人回答说:“现在我们连烈士的子女都安排不了,别说你那里的孩子了。”

   丹东一家企业看中了儿童村的院子,准备以1500万元买下来。付广荣正跟人家谈判呢,突然,孩子们涌了进来。在赵立伟、王仁等人的带领下,齐刷刷地给她跪了下来,“妈妈,您不能扔下我们,社会不要我们哪。”那一双双乞求的眼神,钻疼了付广荣的心。她长叹一声,含泪说道:“山门难开,山门难关哪。孩子们起来吧,我们还是一家人。”就这样,儿童村关上的门,再度打开了。

   肖作福副省长听说了这件事,对她说:“小付,咱是党员不?是党员,那咱们就自己创业。”在肖副省长的鼓励下,付广荣带领孩子们成立了辽宁特孤创业基地。

   现在,付广荣正在着手做一件事情,她要建设一个特殊孤儿技能培训学院,专门收留全国从少年犯监狱出来的特殊孤儿。这个学院将在2014919日奠基。

   付广荣对记者说:“十四年的风雨,十四年的艰辛,我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清楚。含辛茹苦加上忍辱负重,一般的人是扛不过来的。这条路,我能一走就是十四年,一是因为我有一个党员的责任和使命感,二是因为孩子们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他们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了,名和利对我不重要,我一直抱着一颗平常心来做这件事,看着孩子们长大成人,能立足社会,我就足够了。”

   这番话,也许正是这位大爱母亲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