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评鉴 | 历史耻辱柱的回声——《东北教父:从豆腐匠到伪满洲国总理》评鉴

历史耻辱柱的回声

  

——《东北教父:从豆腐匠到伪满洲国总理》评鉴

  

  【点评人简介】

  

  陈涛,鲁迅文学院教师,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研究工作。

  

  【图书基本信息】

  

  贾鸿彬:《东北教父:从豆腐匠到伪满洲国总理》,中国青年出版社2013年出版,352页,30余万字。

  

  【作者简介】

  

  贾鸿彬,安徽凤阳人,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自1986年以来,先后在《青年文学》《中国作家》《清明》《百花洲》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数十篇(部);著有长篇纪实文学《380万军人之死》《西北大屠杀》《开国大镇反》《开国大土改》,长篇小说《白刃红血》《上海教父》《天津教父》《东北教父》《掘金战争》等,获安徽文学奖(政府奖)等多种奖项。

  

  【作品简介】

  

  《东北教父—从豆腐匠到伪满洲国总理》是贾鸿彬所著的一部纪实作品,全书共分为12章,第一章,“出手不凡”,包括“都是豆腐惹的祸”、“借钱当土”、“好狗护三邻”、“相伴狼狗逃生”、“骗绑谭老抠”等五节;第二章,“找准感觉”,包括“追杀老毛子”、“横出一枝梅”、“先长的眉毛”、“后长的胡子”、“让贤”等五节;第三章,“出卖恩人”,包括“劫持将军夫人”、“总督密令”、“花舌子”、“洗澡堂里解决卫队”、“智取青麻坎”五节;第四章,“草原传奇”包括“追剿陶克陶胡”、“温柔乡中藏身”、“老板宿柳未归”、“盯住那辆骡车”、“敲山震虎”五节;第五章,“风云变幻”包括“挑动枪斗炮”、“搞定总督会堂”、“驯马驯得蒙古美人”、“大闹校阅场”、“哗变”等五节;第六章,“京华烟雨”,包括“小扇子奉天煽阴风”、“秦皇岛遇险”、“关内奉军副总司令”、“包下八大胡同”、“察哈尔都统”等五节;第七章,“大难不死”,包括“上了布贩子的当”、“高水平的马屁”、“死亡的阴影”、“击毙北霸天”、“挑起中苏之战”等五节;第八章,“瞧着火候”,包括“分合怪论”、“领略日本女郎”、“炮惊春梦”、“给钱给枪”、“制止哈市反日浪潮”等五节;第九章,“虚与委蛇”,包括“群丑争宠”、“总理梦初发”、“江桥浴血”、“诱降”、“软刀”等五节;第十章,“沐猴而冠”,包括“溥仪的心态”、“四巨头会议”、“建国闹剧”、“讨热军总司令”、“拉一个踩一个”等五节;第十一章,“为虎作伥”,“包括走向总理之路”、“豆腐匠,上了台”、“两头都便宜”、“杀妻”、“两只蚂蚱一根绳”六节;第十二章,“风雨飘摇”,包括“拉拢”、“接连整掉对手”、“英纳格手表窃案”、“勒一下裤腰带的事”、“十年宰相”;另有“尾声”,“怀念豆腐”。真实地记录了张景惠从一个豆腐匠到伪满洲国总理的一生。

  

  【作品点评】

  

  张景惠,1871年生于辽宁台安县八角台一个农民家庭。他善于结交朋友,经常出入赌博场上。当时各地枭雄一时乘机而起。张景惠也拉起大排,由商务会长出面,在八角台镇成立自卫团,自任团练大,为本镇的商号富户看家护院。当时张作霖遭到土匪金寿山的袭击,借道八角台投奔冯德麟。张作霖、张景惠二人一见如故。张景惠拥护张作霖做自卫团的首领,自己情愿当副手,从此张景惠对张作霖言听计从。“九·一八”事变,公开投敌,先后任伪参议府议长兼东省特别行政区长官、军政部总长、满洲国务总理大臣等职。“八·一五”光复,被苏军逮捕,关押于抚顺战犯管理所。1959年死于战犯管理所。终年88岁。

  

  张景惠的传奇从做豆腐开始。他是个扛豆腐盘子走街串巷的小贩,最后却扛起了上将肩章,当上了伪满洲国总理,一当就是十年,并把对手一一整掉,成为传奇般的“不倒翁”。

  

  在整个东北沦陷史内,张景惠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人物。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

  

  张景惠公开投敌,与日本关东军合作,靠着日本人赞助在东北成立伪东省特别区警察总队,成为日本人的帮凶和走狗,对抗日的马占山积极劝降,但未成功,这决定了他作为民国第一汉奸一生的政治走向,次年2月在)张景惠公馆等地举行的“建国会议”,则开启了伪满独立的大门。此后,他在伪满洲国历任参议府议长兼东省特区长官、军政总长、协和会会长等职,为虎作伥,帮助日本推行各种野蛮的侵略政策。自1935年起长达十年的伪满洲国总理大臣生涯,是其一生从政的巅峰,也标志着其日后成为仅次于溥仪的战犯。

  

  张景惠在“总理”任上何以能够干了十多年,被称为满洲国政坛的不倒翁?据土肥原致日本天皇的电报中一语道破其中奥秘,说他:“在满洲有一定声望,但毫无学问,又无大志远谋,手下尽阿谀之辈,全无人材之所言。臣等为我帝国一贯政策速达目的计,必使此等人物为图利用可也。”确如日本人言,张景惠做事毫无主见,一切唯日本人之命是从。为了谄媚日本人,他甚至连“国务院”办公大楼门窗上的铜拉手都卸下来给日本人造子弹。1943年11月5日,东条英机纠集召开所谓的“大东亚会议”,张景惠和伪南京政权的汪精卫都参加了会议,会议发布了《大东亚共同宣言》,宣称日本发动的是“圣战”。东条英机除了对日本的侵略战争进行了一番粉饰歌颂外,还要求亚洲各地区国家对日本的侵略战争提供合作,以圆“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从他对日本人奴颜婢膝的言行看,他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汉奸!

  

  贾鸿彬的《东北教父—从豆腐匠到伪满洲国总理》文笔流畅,内容详实,从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有着复杂人性的张景惠。张景惠的一生,有无数的艳遇,同时也是艳遇让他性命攸关时刻化险为夷;他一方面野心勃勃,另一方面却心甘情愿向张作霖让出“首领”宝座;他没读过多少书,可以说是毫无学问,却能把一大批读书人,包括留日博士都玩于股掌之间,在张景惠的人生旅途中,战场、情场、官场,看似路路皆通,但最终却难逃死于战犯管理所的命运,并留下了汉奸的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