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葛能全:《魂牵心系原子梦: 钱三强传》

20210803

期颐之年,再启新篇。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国传记文学学会官微特别推出“庆祝建党百年·优秀共产党员传记作品推荐”专题栏目,追寻红色记忆,品读传记,鉴史察今,继往开来。



《魂牵心系原子梦: 钱三强传》

钱三强(1913年10月16日—1992年6月28日),原名钱秉穹 ,核物理学家。原籍浙江湖州,生于浙江绍兴,中国原子能科学事业的创始人,中国“两弹一星”元勋,中国科学院院士。


193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预科。193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39年钱三强完成了博士论文——《α粒子与质子的碰撞》。1946年底,荣获法国科学院亨利·德巴微物理学奖。1948年,任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兼浙江大学校长,中国科协副主席、名誉主席,中国物理学会副理事长、理事长。1980年7月24日,钱三强教授在中南海以《科学技术发展的简况》为题讲课。1992年6月28日,在北京病逝,终年79岁。在核物理研究中获多项重要成果,特别是发现重原子核三分裂、四分裂现象并对三分裂机制作了科学的解释。为中国原子能科学事业的创立、发展和“两弹”研制作出了突出贡献。


图片

内容简介

图片
《魂牵心系原子梦:钱三强传》由葛能全所著,这部书的出版将引领广大科技工作者和年青一代学习钱三强坚定执着、奉献报国的爱国情怀,以及敢于攻坚克难、追求卓越、不断创新的科学精神。同时,《魂牵心系原子梦:钱三强传》的出版也标志着科学普及出版社科技人物出版特色正在形成,进而推动科学普及出版社实现向学习型、研究型出版社的顺利转型。
1946年夏,在英国皇家学会举行的纪念牛顿诞辰300周年庆祝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钱三强注意到一张照片。
那是英国学者投影到会场屏幕用来展示报告的,上面清晰地记录了核乳胶研究原子核裂变实验的径迹。在展示二分裂变碎片径迹时,投影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三叉形状的径迹,报告人未作解释,与会专家们也没人提出异议。
钱三强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国际上一般认为,原子核分裂只可能分为两个碎片,为什么照片上会出现三叉的形状?他默默将这个问题放进心里。
从剑桥回到巴黎,钱三强立马招呼助手开展裂变实验,妻子何泽慧也加入了团队。实验中,他推测这种特殊的裂变必定很少出现,需要在大量的裂变径迹中去捕捉,所以选择高度灵敏的探测器就成了实验成功的重中之重。一番考虑后,钱三强决定采用“曝光”时间长、单位体积内积累裂变径迹多的原子核乳胶作探测器,同时巧妙地将乳胶片预处理使其达到理想的敏感程度。
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就只剩一件事:在乳胶片中寻找裂变事例。因为需要他长时间集中注意力观测,所以会导致眼睛很累,时不时头痛等症状,身体也会因为姿势固定而僵化,周身各部位的酸胀有时会像针刺一样难忍。一向不叫苦的钱三强说:“这确实是一种需要一点毅力的工作。在暗淡的视野里,搜索那些令人捉摸不定的径迹,没有足够的恒心和耐心,没有敏锐而细致的观察力,是不行的。”
过了几个星期,钱三强想进一步弄清楚观测到的三叉形径迹性质时,又遇到了麻烦。因为径迹仅有头发丝直径的三分之一,他需要借助高倍显微镜观察,但这种稀有仪器即使在闻名于世的居里实验室,也只有一台。他犹豫后试探性询问,居里夫妇的女儿、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伊莱娜十分爽快:“这没有问题,你可以随时使用。”
1946年11月18日,钱三强领导研究小组整理出第一篇关于“三分裂”的实验报告。报告的篇幅不长,短短两页纸法文,附注了5例“三分裂”径迹照片和详实的测量数据,均指向一个结论,那就是“原子核裂变可能一分为三”。
这篇题为《俘获中子引起的铀的三分裂》的文章很快在国际上溅起水花,紧接着钱三强和何泽慧又再次震惊世界:他们给出了四分叉形状的径迹,提出“四分裂”存在的可能性。
尽管这些工作受到约里奥-居里夫妇的认可,并正式成文发表于《法国科学院公报》,但当时多个国家的核物理实验室并不买账。他们或前或后发表了持疑问态度、否定意见的文章,直指钱三强研究小组。他们更不相信,在这场全球核物理角逐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研究组会推翻前人的结论,有如此“荒诞”的突破。
英国的费瑟小组看到关于“四分裂”的报道后,致电钱三强,表示想要到巴黎实地看一看。钱三强热情地欢迎了他们一行人,原原本本展示了详细的径迹测量、分析和回归计算方法。结果是,这群人回英国后自己做实验,只找到了足够多的三分裂径迹,没有四分裂,于是在1947年发文否定钱三强的结论,坚持他们早前的假说。
此类事件不是个例,钱三强在那段时间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声音,有权威人物,也有新锐科学家,但都没能将他坚持探究“三分裂”“四分裂”的信心击垮。他抱着一种局外人的态度,重视每一篇成果报道,不轻视他人工作,却也不动摇自己的决心和勇气。
随着国际学者的讨论和证实,肯定“三分裂”“四分裂”的声音越发多了。媒体界也趁机添了一把火,一段时间内,法国的《人道报》《人民报》,还有官方的《时代报》先后刊文,国内的《中央日报》《大公报》等也先后登出文章盛赞。钱三强和妻子何泽慧成了家喻户晓的“中国的居里夫妇”。
更难得的是,1969年,英国学者费瑟,那位曾第一时间实地考察的权威人物,公开表示愿意放弃22年前所持观点,同意“三分裂”机制的解释。
在维也纳举行的裂变物理和化学国际会议上,费瑟头发已花白,他回顾裂变研究历史,指着屏幕中钱三强的研究成果,说:“这个年轻人的结论,是对的。”



作者简介

葛能全,1938年12月生,湖北通城麦市人,1963年湖北大学毕业后到中国科学院从事科学管理和学部工作。曾任钱三强先生专职秘书多年。后调中国工程院工作,曾任秘书长。工作之余长期进行科学技术史、科学人物、科学事件与科技政策的调查和研究,20世纪80年代起出版《科学技术发展发明纵览》、《科学的荣辱》等多种著作。

精彩内容节选



钱三强1946年在巴黎的这次举动,在他自己和旁人都是很难忘记的,这不单因为斗争激烈和所遭遇的危险,还因为这次事件对他刺激很大,由此产生了新的思想认识。
1953年,钱三强在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写的材料中,回顾这次经历写道:“不久,国内及法国报纸上都登载了政协被破坏事,蒋介石动员打解放区,孟雨同志来与我商量组织留学生和华侨和平促进会,我即完全同意,并愿意积极参加。在开会时,敌人打手数百人已在场,而我们方面只有百余人。敌人一开始即主动包办会场,使当时情况有利于敌人,有可能通过敌人的议案:‘打电报给蒋介石,要他剿共到底,因为中国之无和平就是因为共产党拥有武器’。那时我的正义感及愤怒使我用骂人的姿态扰乱了会场,使之散会,后来才知道那次打手们是带了六把手枪来捣乱的。那次事情过后,我受到的刺激相当大,认识到了蒋介石的流氓手段,于是积极地参加了《和平呼声》的编辑,并且物资上也去支持它。”
那次活动组织者、中共旅法支部的袁葆华、孟雨等对钱三强的表现,多年后同样都记忆在心。袁葆华回忆说:“钱三强这个人有正义感,对国民党不满意。1946年他先发起成立华侨和平促进会,每次开会他都参加发言,一次大会上他公开骂国民党‘祸国殃民’。”



出版信息

书名:《魂牵心系原子梦:钱三强传》
作者:葛能全
出版社: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出版/发表时间:2014年1月